2019墨星全新改版

  • 墨星寫作
  • 詩詞庫
  • 百度
  • 360
  • google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寫作手法/技巧 > 素材詳情

分類小說素材庫

科幻小說寫法

素材錄入:墨星 素材來源:網絡 入庫時間:2009/5/10 10:05:35 對 3510 個作者有用

幻想文學分為兩大類,即幻想小說與童話。就幻想小說而言,又分為三大類,即科幻小說、魔幻小說和奇幻(玄幻)小說。
科幻小說是人們所熟知的,其幻想是建立在科學之上。世界上第一部科學幻想小說,是1818年出版的《弗蘭肯斯坦》(又譯為《科學怪人》),作者是英國著名詩人雪萊的夫人瑪麗·雪萊。此后,法國的凡爾納、英國的威爾斯、美國的阿西莫夫、蘇聯的別列亞捷夫、日本的小松左京和星新一等創作了諸多優秀科幻小說,成為世界科幻小說大師。科幻小說具有悠久的歷史,已經成為了一種成熟的文體。
魔幻小說的幻想建立在魔法之上。魔幻小說借助于魔杖、魔戒、魔法、魔力、魔咒,變幻無窮,魔力無邊,充分施展魔幻的魅力。英國女作家羅琳筆下的《哈利·波特》,便是其中的代表作。《哈利·波特》中的神秘的“魔法石”,把魔幻小說的魔力展現得淋漓盡致。
除了科幻小說、魔幻小說之外是第三類幻想小說,名稱最多,定義也最含糊,卻在當今中國最流行、最火爆。這第三類幻想小說,最常見的名稱有三個:“大幻想小說”,“玄幻小說”,“奇幻小說”,通稱為“奇幻小說”。

玄幻小說探源
“大幻想小說”一詞來自日本,以日本女作家安房直子的作品為代表。在安房直子的筆下,“那是一個奇幻的國度,一個精靈出沒的世界,那里有狐貍的窗戶,那里的樹枝上全都落滿了白色的鸚鵡,那里聽得見女孩的靈魂在嚶嚶哭泣……”有人稱安房直子的“大幻想小說”是“當代聊齋”。照此推理,似乎中國作家蒲松齡的《聊齋志異》,可以推為“大幻想小說”的鼻祖。
“玄幻小說”一詞,據我所知,出自中國香港。我所見到的最早的玄幻小說,是1988年香港“聚賢館”出版的黃易的《月魔》。當時,“聚賢館”也準備出版我的作品,出版商趙善琪先生送給我一本香港作家黃易的小說。趙善琪先生在序言中寫道:“一個集玄學、科學和文學于一身的嶄新品種宣告誕生了,這個小說品種我們稱之為‘玄幻’小說。”這是“玄幻小說”一詞首次亮相,并有了明確的定義。
黃易的玄幻小說,形成系列,都以一個名叫凌渡宇的人物為主人公。凌渡宇有著傳奇經歷,他在西藏長大,然后留學美國,獲得兩個博士學位。他又修煉密宗,有超人靈覺,因此世界上許多超自然疑案,都邀請他參與探索。
黃易的系列玄幻小說,十萬字一本,印成小巧的口袋書。由于黃易的玄幻小說講究懸念,故事情節曲折,又展示種種奇特的玄虛境界,所以他的系列玄幻小說出版之后,迅速在港臺走紅。
黃易的玄幻小說號稱“集玄學、科學和文學于一身”,其中究竟有多少科學成分,不得而知。不過,玄學倒是貫穿小說之中,趙善琪稱“黃易是一位玄學大師,對風水命理、占卜星相無一不精”。
當然,黃易所謂的玄學,只是淺層次的“風水命理、占卜星相”而已,并非《周易》、《老子》、《莊子》這三部被稱之為“三玄”的書所奠定的“玄學”,亦即形而上學。
黃易的“集玄學、科學和文學于一身”這一玄幻小說概念,不僅并不準確地體現在黃易作品本身,而且與中國當今流行的玄幻小說相距甚遠。可以說,以《小兵傳奇》為代表的中國當今玄幻小說,不僅無科學可言,亦無玄學可言!
我以為,中國當今的玄幻小說,只是沿用了黃易創立的玄幻小說的軀殼,而舍棄其內核。中國當今的玄幻小說,其中的“玄”不再是指玄學,而是可以詮釋為玄想。
我真佩服,我們的老祖宗賦予“玄”字以神奇玄妙的色彩。許慎《說文》解為:“玄,幽遠也。‘玄’字出自老子《道德經》‘玄之又玄,眾玄之門’,言道幽深微妙。”正是“玄”意味著“幽深微妙”,所以也就給予玄幻小說以無限玄想的天地!
在《葉永烈點評玄幻小說熱》中,我曾這么說及:“玄幻小說是最近興起的,它建立在玄想之上,強調一個‘玄’字,內容走得比魔幻小說更遠,從創作層面講,玄幻小說作者比科幻小說作者創作更自由,不需要受科學依據的束縛,有更多的發揮空間。”
除了《小兵傳奇》之外,玄幻小說《風姿物語》在網上也很流行。2004年10月,我在北京出席了“玄幻文學的中國市場”研討會,中國出版集團東方出版中心在會上一下子就推出20種署名“火天車”的玄幻小說,玄幻小說之熱由此可見一斑。

奇幻小說的概況
我注意到,《小兵傳奇》、《風姿物語》也常常被稱為“奇幻小說”。“奇幻小說”與“玄幻小說”兩個名詞混用、互用。這表明,如今的“玄幻小說”一詞,這“玄”亦可解釋為“奇”,與玄學毫不相干。
奇幻小說不像玄幻小說只限于中國,奇幻小說在外國也有,而且常常與魔幻小說混為一談,甚至把《哈利·波特》也歸入奇幻小說。人們追溯奇幻小說的歷史到19世紀初以至更早的希臘神話。外國奇幻小說的代表作當推英國作家托爾金的《魔戒》三部曲。臺灣翻譯家朱學恒在把《魔戒》譯成中文時,首創“奇幻小說”一詞,從此“奇幻小說”一詞在華文世界流行。朱學恒在臺灣創辦了“奇幻文化藝術基金會”。
奇幻小說迄今無嚴格的定義。臺灣徐慶雯為“繆思奇幻館”所寫的開館宣言中,這么述及:“我們需要想像力,不是教唆逃避現實,陷溺虛無,卻是要鼓勵轉換視野,伸展心智,而奇幻故事獨特的神秘本質,無限的幻想空間,正是想像力的源泉。”這段話曾被認為給“奇幻小說”下了一個廣義的定義,在我看來,奇幻小說的特點在于“奇”,以神奇、奇異、奇怪、奇特的幻想,貫穿于小說之中。這種幻想,與科學無關。
中國奇幻小說的代表作,當推郭敬明的《幻城》。
郭敬明以為,幻城“就是人心中的一座城堡,就是你的夢想”,“每個人心中的幻城都不一樣”。郭敬明心中的“幻城”,充滿神奇色彩:火族與冰族水火不相容,火焰之城與幻雪帝國之間進行圣戰。在幻雪帝國中,“人有著白色晶瑩的瞳仁,白色的長發,千年的壽命和如同夢魘般華麗的幻術”,在“關于圣戰的遙遠臆想中,摻雜著支離破碎的愛情。來自于天上的幻想,輕靈、浪漫、狂放不羈,引領著你開啟腦海中夢幻的神秘之門,讓想像力天馬行空地遨游,思維的精靈在無極世界中游走,所到之處,風光無限”。
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作家曹文軒在評價《幻城》時指出:“《幻城》是神秘的。這種神秘也許并非是作者刻意追求的結果。但這種神秘卻一直在吸引我們穿過文字的密林而向前……直到最終,我們也沒有看清這個世界,神秘依在。”
這種“神秘感”,正是奇幻小說又奇又幻的魅力所在。
另一部奇幻小說——陳思宇的《異人傲世錄》,在港臺地區出版了26冊,也是近年來頗有影響的奇幻小說。這部奇幻小說先是在“幻劍書盟”、“龍的天空”、“小說頻道”等原創網站以“明寐”的筆名發表,點擊率近一千萬次!

奇幻、玄幻作者的年輕化
就歷史而言,科幻小說長于魔幻小說,而魔幻小說又長于奇幻、玄幻小說。然而,以《幻城》為代表的奇幻、以《小兵新傳》為代表的玄幻,影響力如今遠遠超過“老牌”的科幻。一篇書評這樣寫道:“魔幻圖書的大浪淘沙,超越科幻,而不到三年的時間,玄幻小說又異軍突起,以驚人的速度顛覆了魔幻小說一統江山的局面。”
細細分析新生的奇幻和玄幻,我注意到作者的年輕化和讀者的年輕化。
17歲的郭敬明在緊張的高三學習之余,寫出了充滿奇幻色彩的長篇小說《幻城》。
奇幻小說《異人傲世錄》的作者陳思宇,是成都大學中文系廣電專業大二學生。
《小兵傳奇》的作者不像郭敬明那樣頻頻曝光于媒體,以至人們以為作者是羞澀的mm。其實,作者玄雨是小伙子,出生于1980年,只比郭敬明大兩歲。玄雨生活在廣東小城河源,只讀過師專,在中學當美術教師。他“終于發現教師的職業太不適合自己,我太懶。我們這些人都是日夜顛倒的,晚上工作,白天睡覺,睡到上午11點才起床。”他開始寫作。他取了筆名玄雨,玄字取自“天地玄黃”,而“雨”字是“因為我很喜歡下雨的感覺”。
玄雨是這樣開始寫玄幻小說的:“我打小就很喜歡看小說,2000年的時候,我在這一年無所事事,幾乎一天看數套小說。街上租書店的書都被我看光了,找不到書看的時候就開始上網看,可是網上完整的小說絕大部分都看過,無聊中就開始接觸網絡作者寫的書。這是我第一次看玄幻小說,讓我接觸到了和武俠小說完全不一樣的感覺。在小說中有各種稀奇古怪的世界和奇遇,這些立刻讓我沉迷了下去。但是讓我不爽的是,這些好看的小說都是沒寫完的,而且更新非常的慢。苦等的時候,開始在腦中幻想小說里面的情節,把自己當成主人翁在虛幻的世界中冒險。這個時候發覺小說里面的情節和自己想象中希望看到的情節相差了許多,于是就開始試著寫出自己希望看到的情節。就是這樣,開始了敲擊鍵盤的日子。”
我在北京接觸了玄幻小說的作者“火天車”,得知那是一個寫作班子,平均年齡只有22歲。他們之中不少是女性。我問及“火天車”的創作,他們是這樣答復的:由一個負總責的小姐寫出總體構思,設計了人物,然后在網絡上征求寫手。寫手們紛紛用E mail發來自己的構思。這些構思被負總責的小姐選中之后,由寫手寫成玄幻小說。經過負總責的小姐修改、潤色之后,以“火天車”的名義出版。正因為這樣,“火天車”創作玄幻小說速度驚人,一下子就推出幾十本。
在前幾天,我應約為蘭州作者傅良舉的長篇奇幻小說《最后的王族》作序。作者也是一位年輕的大學生。
奇幻、玄幻作者的年輕化,在臺灣也是如此。臺灣松山高中一年級女生以“水泉”為名,寫出了五大部《風動鳴》,由臺灣春天出版公司出版。
我很贊賞奇幻、玄幻作者的年輕化。其實,我也是“少年寫手”出身。我是在11歲發表作品,20歲成為《十萬個為什么》主要作者,21歲寫出科幻小說《小靈通漫游未來》。我深知,年輕人洋溢著青春的熱情,充滿奇奇怪怪的幻想。奇幻和玄幻,是青春文學,那么多年輕人加盟奇幻小說、玄幻小說的創作,是值得鼓勵的。在改革開放進入深層次的今日,中國進入寬松的歲月,年輕人的想像力得到盡情釋放。奇幻和玄幻,正是想像力得以任意馳騁的廣闊天地。眾多年輕作者創作奇幻和玄幻小說,正是體現了時代的潮流。
與此同時,奇幻和玄幻在網絡上廣泛傳播,而網絡小說的主要讀者群是青少年,因此奇幻和玄幻借助于網絡的無限魔力,吸引了千千萬萬青少年的眼球。另外,奇幻和玄幻小說所展現的新穎奇麗、妙不可言的幻想境界,也正是充滿青春活力的青少年讀者所喜愛的。正因為這樣,《小兵傳奇》會擁有那么高的點擊率,而《幻城》也以十萬冊的印數震驚北京圖書訂貨會。

期待奇幻和玄幻健康發展
奇幻和玄幻作品如同雨后春筍一般在中國大量出現。我以為,這樣的“奇幻熱”、“玄幻熱”是可喜的。在新華社上海分社所發電訊《葉永烈點評玄幻小說熱》中,便有這樣一段話:“面對玄幻小說的火熱場面,葉永烈直言:‘玄幻小說能夠啟發讀者的想像力,而這一點恰好是中國學生所缺乏的。因此玄幻小說的暢銷,總的來看是件值得慶幸的事。’”
報道還寫道:“葉永烈指出,如今玄幻小說的弊病在于‘急于求快求成’。‘我不相信慢工出細活,但我也不贊賞僅為商業噱頭的火速寫作,小說還是要以質量為前提。’‘玄幻’同樣期待精品。盡管玄幻小說大有風靡全國之勢,但作為幻想小說的重要分支,它同樣面臨著創作上的窘境。”
我以為,面對“奇幻熱”、“玄幻熱”,文學界要加強理論研究,加強作品評論,對年輕的作家們給予引導,以使“奇幻熱”、“玄幻熱”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能夠出現一批像《幻城》那樣的精品力作。

科幻創作要迎頭趕上
我畢竟是“退役”的科幻老兵,面對奇幻、玄幻創作如火如荼,反觀歷史最久的“老大哥”科幻,覺得落后了,必須迎頭趕上。
這幾年的中國科幻小說,就數量而言是不少的,但是質量平平,慘淡經營,印數通常徘徊在五千冊至一萬冊這樣的“保本線”上。中國科幻界缺乏像《幻城》這樣有影響的作品,缺乏像郭敬明這樣有影響的新秀。
實際上,一個國家的科幻小說創作水平與科技實力成正比,因為科技實力體現了國民總體科學素質,而科學素質的高低決定了科幻小說的創作水平。我常去美國,在美國的圖書館、書店,總可以看到整架整架的科幻小說排列在那里;美國每年的電影大片之中,總有幾部是科幻片。不論是美國的科幻片《星球大戰》、《帝國反擊戰》,還是《E·T》(《外星人》)、《侏羅紀公園》、《笫五元素》、《我,機器人》等等,都在全世界產生了廣泛的影響……這一切,都是美國雄厚的科技實力的反映。中國科幻小說不僅與新興的奇幻小說、玄幻小說存在差距,而且與美國科幻小說存在差距。
中國的科幻小說應該形成鮮明的中國風格。當今的中國科幻小說受西方科幻小說的影響太深,過分“洋化”、“西化”。這也是中國科幻小說缺乏有影響力的新作的原因。
不過,我終究還是偏愛科幻小說。在我看來,科學幻想小說畢竟是建立在科學的基礎之上,會給年輕讀者以科學啟蒙,使讀者對科學產生濃厚的興趣,這是奇幻小說、玄幻小說所無法企及的。我并不反對奇幻小說、玄幻小說,但是我希望能夠多多出版科幻小說,鼓勵青少年多讀科幻小說。

官方QQ群

墨星寫作網Q群

千人網絡作者入駐

群號:30729187

尖峰时速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