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墨星全新改版

  • 墨星寫作
  • 詩詞庫
  • 百度
  • 360
  • google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寫作素材/資料 > 字詞句篇描寫 > 素材詳情

分類小說素材庫

【詩詞名言】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素材錄入:墨星 素材來源:網絡 入庫時間:2017/7/26 11:59:14 對 20 個作者有用

  有一句話是:謊話被人說了一萬遍就成真的了。 這首詩不是泰戈爾的。 如果問一下網友,這首詩是誰寫的,幾乎眾口一詞:作者是泰戈爾。 但去查找泰戈爾的詩集,居然查不到這首詩。 據說有上百萬的網友追捧這首詩。打開搜索網站GOOGLE,輸入“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查詢,讓人大吃一驚:竟然出現了近20萬個搜索結果,而輸入“泰戈爾”只有2.49萬個搜索結果。據不完全統計,《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的相關網頁PAGEVIEW(頁面瀏覽量)超過千萬。隨機將網頁點開,發現這首詩及詩中句子以各種方式被引用著,有的將詩制作在個人主頁上,有的給它配上音樂,有的襯上精美貼圖,有的將詩設計成自己在BBS上發貼時的簽名。個別網頁還推出傳遞游戲,說將這首詩發給20個以上的網友,會心想事成,和自己相愛的人成為眷屬……這首關于暗戀的哀婉詩歌感動的讀者不下百萬。 現在,這首詩也有了商業價值,唱片公司、廣告公司、電視節目都開始引用,相關的電視劇也已經開拍。電視劇《似水年華》主創人員談到創作這部電視局的初衷時,就是為了《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這首詩。 作者之爭 網上引用這首有署名的大部分署為泰戈爾,但也有人借用果戈理的小說大加諷刺。講俄羅斯一名偽詩人伏西洛夫將這首詩當作自己的創作朗誦給大家聽,當太太小姐們感動得啜泣流淚快要崇拜他時,一名真理的捍衛者走上講臺:“請允許我向親愛的伏西洛夫道歉,我說他剽竊是不對的。昨天我翻閱了泰戈爾詩集,發現《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仍然還在那里……”可見網上有一股堅定的力量在保衛泰戈爾對這首詩的創作權。 許多人堅持泰戈爾對這首詩的所有權,依據是《讀者》雜志2003年第14期上的引詩,署名是泰戈爾,摘自同年第5期《女子文學》(現改名《女子文摘》)。但據《女子文摘》一位編輯透露,這首詩是從網上弄來的。 一些研究印度文學和泰戈爾的學者表示,沒有見過這首詩。 香港女作家張小嫻“認下”首創權 不久,另一位名人的名字出現了。 在一個網頁上,這首詩的署名為香港知名女作家張小嫻。筆者是在網上對她的小說《荷包里的單人床》所附的讀者評論中發現線索的。原文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讀到這段話,我就從此愛上了張小嫻的小說”。 《荷包里的單人床》在2000年版中,張小嫻專門就這個文壇公案作了澄清。序中說,小說完成于1997年5月,講的是一個暗戀的故事,封面那段話是借書中主人公蘇盈之口說的。 張小嫻在序中稱:別人都以為我是抄泰戈爾的,只有我和我的出版社知道我沒有抄,這真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網友們集體創作 在臺灣一家網站上可查到這樣一段話:《泰戈爾詩集》漂鳥集、新月集、采果集、頌歌集、園丁集、愛貽集、橫渡集中均無《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一詩。其中漂鳥集共計326首,平均每首字數僅一、二行;最多為四行。現在網絡上盛傳出自《泰戈爾詩集》“漂鳥集”的“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第一段和其他小段,雖無法一一查清真正作者,但在陽明神農坡醫學院(bbs.ym.edu.tw)九一級醫學系可以查到蛛絲馬跡,可推定是集體創作接龍。 據說,這首詩最早是在陽明神農坡醫學院的一些同學在BBS中集體創作的,最后在網上流傳。盡管這是一首假托泰戈爾的偽詩,但網上一位學者評價,將這首詩放在任何一位抒情詩集中它都不會遜色。這首詩將暗戀中男女的絕望層層抽剝,直至最不可觸摸的隱秘末梢。那種只要一伸手就能拿到的幸福,就因為沒伸手而永世錯過。

  

  以下轉自另一個人:

  

  寫得的確不錯,但是,就詩歌內涵來說,這首詩只能算得上是機智的廣告語一類的詩歌——更像是不錯的流行歌曲的詞,類似顧城de“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

  

  另外,在陽明神農坡醫學院(bbs.ym.edu.tw)九一級醫學系的集體創作。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樹與樹的距離

  

  而是同根生長的樹枝 卻無法在風中相依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樹枝無法相依

  

  而是相互了望的星星 卻沒有交匯的軌跡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星星之間的軌跡

  

  而是縱然軌跡交匯 卻在轉瞬間無處尋覓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瞬間便無處尋覓

  

  而是尚未相遇 便注定無法相聚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是魚與飛鳥的距離

  

  一個在天

  

  一個卻深潛海底

  

  網上一位學者評價,將這首詩放在任何一位抒情詩集中它都不會遜色。這首詩將暗戀中男女的絕望層層抽剝,直至最不可觸摸的隱秘末梢。那種只要一伸手就能拿到的幸福,就因為沒伸手而永世錯過。其實這種評論是不負責任的,這位“學者”沒有林回什么是真真的詩歌,說也奇怪,不需要腦子考慮分析的簡單制作,就是難以成為一流好詩,而流傳千古的詩歌的確負載太多的信息,需要仔細閱讀才能有感覺,但是卻無法被每一個人快速接受。

  

  中國很多詩人喜歡模仿,尤其是冰心,大量模仿泰戈爾的文筆,卻被尊為“一流的作家”。意識形態上的拔高,嚴重混淆了中學生文學的修養和鑒賞能力。這也是中國不出了優秀作家、批評家的原因。


官方QQ群

墨星寫作網Q群

千人網絡作者入駐

群號:30729187

尖峰时速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