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墨星全新改版

  • 墨星寫作
  • 詩詞庫
  • 百度
  • 360
  • google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寫作素材/資料 > 字詞句篇描寫 > 素材詳情

分類小說素材庫

【詩詞名言】洛神賦全篇

素材錄入:墨星 素材來源:網絡 入庫時間:2017/7/19 11:25:42 對 15 個作者有用

  洛神賦

  

  正文:

  

  黃初三年,余朝京師,還濟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fú)妃。感宋玉對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賦,其辭曰:

  

  余從京域,言歸東藩,背伊闕,越轘(huán)轅,經通谷,陵景山。日既西傾,車殆馬煩。爾乃稅駕乎蘅皋(héng gāo),秣駟乎芝田,容與乎陽林,流眄(miǎn)乎洛川。于是精移神駭,忽焉思散。俯則未察,仰以殊觀。睹一麗人,于巖之畔。乃援御者而告之曰:“爾有覿(dí)于彼者乎?彼何人斯,若此之艷也!”御者對曰:“臣聞河洛之神,名曰宓妃。然則君王所見,無乃是乎?其狀若何,臣愿聞之。” 黃初三年,余朝京師,還濟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fú)妃。感宋玉對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賦,其辭曰:

  

  余告之曰: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髣髴(fǎng fú)兮若輕云之蔽月,飄飖兮若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淥(lù)波。秾纖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約素。延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靨(yè)輔承權,瑰姿艷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于語言。奇服曠世,骨象應圖。披羅衣之璀粲兮,珥瑤碧之華琚。戴金翠之首飾,綴明珠以耀軀。踐遠游之文履,曳霧綃之輕裾。微幽蘭之芳藹兮,步踟躕于山隅。于是忽焉縱體,以遨以嬉。左倚采旄(máo),右蔭桂旗。攘皓腕于神滸兮,采湍(tuān)瀨之玄芝。

  

  余情悅其淑美兮,心振蕩而不怡。無良媒以接歡兮,托微波而通辭。愿誠素之先達兮,解玉佩以要之。嗟佳人之信修兮,羌習禮而明詩。抗瓊珶(dì)以和予兮,指潛淵而為期。執眷眷之款識兮,懼斯靈之我欺。感交甫之棄言兮,悵猶豫而狐疑。收和顏而靜志兮,申禮防以自持。

  

  于是洛靈感焉,徙倚彷徨。神光離合,乍陰乍陽。竦輕軀以鶴立,若將飛而未翔。踐椒涂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超長吟以永慕兮,聲哀厲而彌長。 爾乃眾靈雜遝(tà),命儔(chóu)嘯侶。或戲清流,或翔神渚。或采明珠,或拾翠羽。從南湘之二妃,攜漢濱之游女。嘆匏瓜之無匹兮,詠牽牛之獨處。揚輕袿(guī)之猗靡(yī mí)兮,翳(yì)修袖以延佇。體迅飛鳧,飄忽若神。凌波微步,羅襪生塵。動無常則,若危若安。進止難期,若往若還。轉眄流精,光潤玉顏。含辭未吐,氣若幽蘭。華容婀娜,令我忘餐。

  

  于是屏翳收風,川后靜波。馮夷鳴鼓,女媧清歌。騰文魚以警乘,鳴玉鸞以偕逝。六龍儼其齊首,載云車之容裔。鯨鯢(ní)踴而夾轂(gǔ),水禽翔而為衛。于是越北沚,過南岡,紆素領,回清陽,動朱唇以徐言,陳交接之大綱。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當。抗羅袂以掩涕兮,淚流襟之浪浪。悼良會之永絕兮,哀一逝而異鄉。無微情以效愛兮,獻江南之明珰。雖潛處于太陰,長寄心于君王。忽不悟其所舍,悵神宵而蔽光。

  

  于是背下陵高,足往神留。遺情想像,顧望懷愁。冀靈體之復形,御輕舟而上溯。浮長川而忘返,思綿綿而增慕。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命仆夫而就駕,吾將歸乎東路。攬騑(fēi)轡(pèi)以抗策,悵盤桓而不能去。

  

  記曰:植初求甄逸女不遂,后太祖因與五官中郎將,植晝思夜想,廢寢與食。黃初中入朝,帝示植甄后玉鏤金帶枕,植見之,不覺泣下。時已為郭后讒死。帝仍以枕赍植,植還。度轘轅,息洛水上,因思甄氏,忽若有見,遂述其事,作《感甄賦》。后明帝見之,改為《洛神賦》。燮按:植在黃初,猜嫌方劇,安敢于帝前思甄泣下,帝又何至以甄枕賜植?此國章家典所無也。若事因感甄而名托洛神,間有之耳,豈待明帝始改?皆傅會者之過矣。

  

  翻譯:

  

  黃初三年,我來到京都朝覲,歸渡洛水。古人曾說此水之神名叫宓妃。因有感于宋玉對楚王所說的神女之事,于是作了這篇賦。賦文云:

  

  我從京都洛陽出發,向東回歸封地鄄城,背著伊闕,越過轘轅,途經通谷,登上景山。這時日已西下,車困馬乏。于是就在長滿杜蘅草的岸邊卸了車,在生著芝草的地里喂馬。自己則漫步于陽林,縱目眺望水波浩渺的洛川。于是不覺精神恍惚,思緒飄散。低頭時還沒有看見什么,一抬頭,卻發現了異常的景象,只見一個絕妙佳人,立于山巖之旁。我不禁拉著身邊的車夫對他說:“你看見那個人了嗎?那是什么人,竟如此艷麗!”車夫回答說:“臣聽說河洛之神的名字叫宓妃,然而現在君王所看見的,莫非就是她!她的形狀怎樣,臣倒很想聽聽。”

  

  我告訴他說:“她的形影,翩然若驚飛的鴻雁,婉約若游動的蛟龍。容光煥發如秋日下的菊花,體態豐茂如春風中的青松。她時隱時現象輕云籠月,浮動飄忽似風吹落雪。遠而望之,明潔如朝霞中升起的旭日;近而視之,鮮麗如綠波間綻開的新荷。她體態適中,高矮合度,肩窄如削,腰細如束,秀美的頸項露出白皙的皮膚。既不施脂,也不敷粉,發髻高聳如云,長眉彎曲細長,紅唇鮮潤,牙齒潔白,一雙善于顧盼的閃亮的眼睛,兩個面顴下甜甜的酒窩。她姿態優雅嫵媚,舉止溫文嫻靜,情態柔美和順,語辭得體可人。洛神服飾奇艷絕世,風骨體貌與圖上畫的一樣。她身披明麗的羅衣,帶著精美的佩玉。頭戴金銀翡翠首飾,綴以周身閃亮的明珠。她腳著飾有花紋的遠游鞋,拖著薄霧般的裙裾,隱隱散發出幽蘭的清香,在山邊徘徊倘佯。忽然又飄然輕舉,且行且戲,左面倚著彩旄,右面有桂旗庇蔭,在河灘上伸出素手,采擷水流邊的黑色芝草。”

  

  我鐘情于她的淑美,不覺心旌搖曳而不安。因為沒有合適的媒人去說情,只能借助微波來傳遞話語。但愿自己真誠的心意能先于別人陳達,我解下玉佩向她發出邀請。可嘆佳人實在美好,既明禮義又善言辭,她舉著瓊玉向我作出回答,并指著深深的水流以為期待。我懷著眷眷之誠,又恐受這位神女的欺騙。因有感于鄭交甫曾遇神女背棄諾言之事,心中不覺惆悵、猶豫和遲疑,于是斂容定神,以禮義自持。

  

  這時洛神深受感動,低回徘徊,神光時離時合,忽明忽暗。她象鶴立般地聳起輕盈的軀體,如將飛而未翔;又踏著充滿花椒濃香的小道,走過杜蘅草叢而使芳氣流動。忽又悵然長吟以表示深沈的思慕,聲音哀惋而悠長。于是眾神紛至雜沓,呼朋引類,有的戲嬉于清澈的水流,有的飛翔于神異的小渚,有的在采集明珠,有的在俯拾翠鳥的羽毛。洛神身旁跟著娥皇、女英南湘二妃,她手挽漢水之神,為瓠瓜星的無偶爾嘆息,為牽牛星的獨處而哀詠。時而揚起隨風飄動的上衣,用長袖蔽光遠眺,久久佇立;時而又身體輕捷如飛鳧,飄忽游移無定。她在水波上行走,羅襪濺起的水沫如同塵埃。她動止沒有規律,象危急又象安閑;進退難以預知,象離開又象回返。她雙目流轉光亮,容顏煥發澤潤,話未出口,卻已氣香如蘭。她的體貌婀娜多姿,令我看了茶飯不思。

  

  在這時風神屏翳收斂了晚風,水神川后止息了波濤,馮夷擊響了神鼓,女媧發出清泠的歌聲。飛騰的文魚警衛著洛神的車乘,眾神隨著叮當作響的玉鸞一齊離去。六龍齊頭并進,駕著云車從容前行。鯨鯢騰躍在車駕兩旁,水禽繞翔護衛。車乘走過北面的沙洲,越過南面的山岡,洛神轉動白潔的脖頸,回過清秀的眉目,朱唇微啟,緩緩地陳訴著往來交接的綱要。只怨恨人神有別,彼此雖然都處在盛年而無法如愿以償。說著不禁舉起羅袖掩面而泣,止不住淚水漣漣沾濕了衣襟,哀念歡樂的相會就此永絕,如今一別身處兩地,不曾以細微的柔情來表達愛慕之心,只能贈以明珰作為永久的紀念。自己雖然深處太陰,卻時時懷念著君王。洛神說畢忽然不知去處,我為眾靈一時消失隱去光彩而深感惆悵。

  

  于是我舍低登高,腳步雖移,心神卻仍留在原地。余情綣繾,不時想象著相會的情景和洛神的容貌;回首顧盼,更是愁緒縈懷。滿心希望洛神能再次出現,就不顧一切地駕著輕舟逆流而上。行舟于悠長的洛水以至忘了回歸,思戀之情卻綿綿不斷,越來越強,以至整夜心緒難平無法入睡,身上沾滿了濃霜直至天明。我不得已命仆夫備馬就車,踏上向東回返的道路,但當手執馬韁,舉鞭欲策之時,卻又悵然若失,徘徊依戀,無法離去。

  

  注釋:

  

  〔1〕黃初:魏文帝曹丕年號,公元220—226年。

  

  〔2〕京師:京城,指魏都洛陽。按曹植黃初三年朝京師事不見史載,《文選》李善注以為系四年之誤。朝京師,即到京都洛陽朝見魏文帝。

  

  〔3〕濟:渡。洛川:即洛水,源出陜西,東南入河南,經洛陽。

  

  〔4〕斯水:指洛川。宓妃:相傳為宓羲氏之女,溺死于洛水為神。《離騷》:“我令豐隆乘云兮,求宓妃之所在。”

  

  〔5〕“感宋玉”句:宋玉有《高唐》、《神女》二賦,皆言與楚襄王對答夢遇巫山神女事。

  

  〔6〕京域:京都(指洛陽)地區。

  

  〔7〕言:發語詞。東藩:指指在洛陽東北的曹植封地鄄城。藩,古代天子封建諸侯,如藩籬之衛皇室,因稱諸侯國為藩國。〔魏志》本傳:“(黃初)三年,立為鄄城王。”鄄城(即今山東鄄城縣)在洛陽東北,故稱東藩。

  

  〔8〕伊闕:山名,即闕塞山、龍門山。《水經注·伊水注》:“昔大禹疏以通水,兩山相對,望之若闕,伊水歷其間北流,故謂之伊闕矣。”山在洛陽南,曹植東北行,故曰背。

  

  〔9〕轘轅:山名,在今河南偃師縣東南。《元和郡縣志》:“道路險阻,凡十二曲,將去復還,故曰轘轅。”

  

  〔10〕通谷:山谷名。華延《洛陽記》:“城南五十里有大谷,舊名通谷。”〔11〕陵:登。景山:山名,在今河南偃師縣南。

  

  〔12〕殆:通“怠”,懈怠。《商君書·農戰》:“農者殆則土地荒。”煩:疲乏。   〔13〕爾乃:承接連詞,猶言“于是就”。稅駕:猶停車。稅,舍、置。駕,車乘總稱。蘅皋:生著杜蘅(香草)的河岸。皋,河邊高地。

  

  〔14〕秣駟:喂馬。駟,一車四馬,此泛指駕車之馬。芝田:《十洲記》:“鐘山在北海,仙家數千萬,耕田種芝草。”一說為地名,即河南鞏縣西南的芝田鎮。

  

  〔15〕容與:悠然安閑貌。陽林:地名,一作“楊林”,因多生楊樹而名。

  

  〔16〕流盼:目光流轉顧盼。盼一作“眄”,旁視。

  

  〔17〕精移神駭:謂神情恍惚。移,變。駭,散。

  

  〔18〕忽焉:急速貌。

  

  〔19〕以:而。殊觀:所見殊異。

  

  〔20〕援:以手牽引。御者:車夫。

  

  〔21〕覿(dí敵):看見。

  

  〔22〕無乃:猶言莫非。

  

  〔23〕翩:鳥疾飛貌,此引申為飄忽搖曳。驚鴻:驚飛的鴻雁。

  

  〔24〕婉:蜿蜒曲折。此句本宋玉《神女賦》:“婉若游龍乘云翔。”

  

  〔25〕榮:豐盛。華:華美。二句形容洛神容光煥發,肌體豐盈。

  

  〔26〕飄飖:動蕩不定。回:旋轉。

  

  〔27〕皎:潔白光亮。

  

  〔28〕迫:靠近。灼:鮮明燦爛。芙蓉:一作“芙蕖”,荷花。淥(lù路):水清貌。

  

  〔29〕秾:花木繁盛。此指人體豐腴。纖:細小。此指人體苗條。

  

  〔30〕修:長。度:標準。此句即宋玉《登徒子好色賦》所謂“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之意。

  

  〔31〕素:白細絲織品。句本宋玉《登徒子好色賦》。

  

  〔32〕延、秀:均指長。項:后頸。

  

  〔33〕皓:潔白。句本司馬相如《美人賦》。

  

  〔34〕鉛華:粉。古代燒鉛成粉,故稱鉛華。弗御:不施。御,進。

  

  〔35〕云髻:發髻如云。峨峨:高聳貌。

  

  〔36〕連娟:又作“聯娟”,微曲貌。

  

  〔37〕朗:明潤。鮮:光潔。

  

  〔38〕眸:目瞳子。睞:顧盼。

  

  〔39〕靨(yè謁)輔:一作“輔靨”,即今所謂酒窩。權:顴骨。《淮南子·說林》:“靨輔在頰則好。”

  

  〔40〕轘:同瑰,奇妙。宋玉《神女賦》:“瓌姿瑋態。”艷逸:艷麗飄逸。

  

  〔41〕儀:儀態。閑:嫻雅。宋玉《神女賦》:“志解泰而體閑。”

  

  〔42〕綽:寬緩。

  

  〔43〕奇服:奇麗的服飾。屈原《九章·涉江》:“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曠世:猶言舉世無匹。曠,空。

  

  〔44〕骨像:骨格形貌。應圖:指與畫中人相當。

  

  〔45〕璀燦:鮮明貌。一說為衣動聲。

  

  〔46〕珥:珠玉耳飾。此用作動詞,作佩戴解。瑤碧:美玉。華琚:刻有花紋的佩玉。

  

  〔47〕翠:翡翠。首飾:指釵簪一類飾物。

  

  〔48〕踐:穿,著。遠游:鞋名。繁欽《定情詩》:“何以消滯憂,足下雙遠游。”文履:飾有花紋圖案的鞋。劉楨《魯都賦》:“纖纖絲履,燦爛鮮新;表以文組,綴以朱蠙。”疑即詠此。

  

  〔49〕曳:拖。霧綃:輕薄如的綃。綃:生絲。裾:裙邊。

  

  〔50〕微:隱。芳藹:芳香濃郁。

  

  〔51〕踟躕:徘徊。隅:角。

  

  〔52〕縱體:輕舉貌。遨:游。

  

  〔53〕采旄:采旗。旄,旗竿上旄牛尾飾物。

  

  〔54〕桂旗:以桂木為竿之旗。屈原《九歌·山鬼》:“辛夷車兮結桂旗。”

  

  〔55〕攘:此指揎袖伸出。神滸:為神所游之水邊地。滸,水邊澤畔。

  

  〔56〕湍瀨:石上急流。玄芝:黑芝草。《抱樸子·仙藥》:“芝生于海隅名山及島嶼之涯……黑者如澤漆。”

  

  〔57〕振蕩:形容心動蕩不安。怡:悅。

  

  〔58〕微波:一說指目光,亦通。

  

  〔59〕誠素:真誠的情意。素,同愫。

  

  〔60〕要(yāo腰):同邀,約請。

  

  〔61〕信修:確實美好。張衡《思玄賦》:“伊中情之信修兮,慕古人之貞節。”〔62〕羌:發語詞。習禮:懂得禮法。明詩:善于言辭。

  

  〔63〕抗:舉起。瓊珶:美玉。和:應答。

  

  〔64〕潛淵:深淵,指洛神所居之地。期:會。

  

  〔65〕眷眷:通“睠睠”,依戀貌。款實:誠實。

  

  〔66〕斯靈:此神,指宓妃。我欺:即欺我。

  

  〔67〕交甫:鄭交甫。《神仙傳》:“切仙一出,游于江濱,逢鄭交甫。交甫不知何人也,目而挑之,女遂解佩與之。交甫行數步,空懷無佩,女亦不見。”棄言:背棄信言。   〔68〕狐疑:疑慮不定。相傳狐性多疑,渡水時且聽且過,因稱狐疑。

  

  〔69〕收和顏:收斂笑容。靜志:鎮定情志。

  

  〔70〕申:施展。禮防:《禮記·坊記》:“夫禮坊民所淫,……故男女無媒不交,無幣不相見,恐男女無別也。”坊與防通。防,障。自持:自我約束。

  

  〔71〕徙倚:猶低回。

  

  〔72〕神光:圍繞于神四周的光芒。

  

  〔73〕乍陰乍陽:忽暗忽明。此承上句而言,離則陰,合則陽。

  

  〔74〕竦(sǒng悚):聳。鶴立:形容身軀輕盈飄舉,如鶴之立。

  

  〔75〕椒途:涂有椒泥的道路。椒,花椒,有濃香。

  

  〔76〕蘅薄:杜蘅叢生地。

  

  〔77〕超:惆悵。永慕:長久思慕。

  

  〔78〕厲:疾。彌:久。

  

  〔79〕雜沓:眾多貌。

  

  〔80〕命儔嘯侶:猶呼朋喚友。儔,伙伴、同類。

  

  〔81〕渚:水中高地。

  

  〔82〕翠羽:翠鳥的羽毛。古人多用以為飾。

  

  〔83〕南湘之二妃:指娥皇和女英。據劉向《列女傳》載,堯以長女娥皇和次女女英嫁舜,后舜南巡,死于蒼梧。二妃往尋,死江湘間,為湘水之神。

  

  〔84〕漢濱之游女:漢水之神。《詩·周南·漢廣》:“漢有游女,不可求思。”薛君《韓詩章句》:“游女,漢神也。”

  

  〔85〕瓠瓜:星名,又名天雞,在河鼓星東。無匹:無偶。阮瑀《止欲賦》:“傷匏瓜之無偶,悲織女之獨勤。”

  

  〔86〕牽牛:星名,又名天鼓,與織女星各處河鼓之旁。相傳每年七月七日乃得一會。

  

  〔87〕袿:今作褂。劉熙《釋名》:“婦人上服曰袿。其下垂者,上廣下狹如刀圭也。”猗靡:隨風飄動貌。

  

  〔88〕翳:遮蔽。延佇:久立。

  

  〔89〕鳧:野鴨。

  

  〔90〕陵:踏。塵:指細微四散的水沫。

  

  〔91〕難期:難料。

  

  〔92〕盼:《文選》作“眄”,斜視。流精:形容目光流轉而有光彩。

  

  〔93〕幽蘭:形容氣息香馨如蘭。

  

  〔94〕婀娜:輕盈柔美貌。

  

  〔95〕屏翳:傳說中的眾神之一,司職說法不一,或以為是云師(《呂氏春秋》),或以為是雷師(韋昭),或以為是雨師(《山海經》、王逸等)。而曹植認為是風神,其《詰洛文》云“河伯典澤,屏翳司風”。

  

  〔96〕川后:舊說即河伯,似有誤,俟考。

  

  〔97〕馮夷:河伯名。《青令傳》:“河伯,華陰潼鄉人也,姓馮名夷。”又《楚辭》王逸注引《抱樸子·釋鬼》:“馮夷以八月上庚日渡河溺死,天帝署為河伯。”

  

  〔98〕女媧:傳說中的女神,《世本》謂其始作笙簧,故此曰“女媧清歌”。

  

  〔99〕文魚《山海經·西山經》:“秦器之山,濩水出焉,……是多鰩魚,狀如鯉魚,魚身而鳥翼,蒼文而白首,赤喙,常行西海,游于東海,以夜飛。”驚:當從《文選》作“警”。《文選》李善注:“警,戒也。文魚有翅能飛,故使警乘。”

  

  〔100〕玉鑾:鸞鳥形玉制車鈴,動則發聲。偕逝:俱往。

  

  〔101〕六龍:相傳神出游多駕六龍。儼:矜持莊重貌。齊首:謂六龍齊頭并進。〔102〕云車:相傳神以云為車。《博物志》:“漢武帝好道,七月七日夜漏七刻,西王母乘紫云車來。”容裔:舒緩安詳貌。

  

  〔103〕鯨鯢(ní泥):即鯨魚。水棲哺乳動物,雄曰鯨,雌曰鯢。轂(gú谷):車輪中用以貫軸的圓木。此指車。

  

  〔104〕為衛:作為護衛。

  

  〔105〕沚:水中小塊陸地。

  

  〔106〕紆:回。素領:白皙的頸項。清揚:形容女性清秀的眉目。揚一作“陽”。《詩·鄭風·野有蔓草》:“有美一人,清陽婉兮。”

  

  〔107〕交接:結交往來。

  

  〔108〕莫當:無匹,無偶。《漢書·司馬相如傳》顏師古注:“當,對偶也。”〔109〕抗:舉。袂:袖。曹植《敘愁賦》:“揚羅袖而掩涕”,與此句同意。〔110〕浪浪:水流不斷貌。

  

  〔111〕效愛:致愛慕之意。

  

  〔112〕明珰:以明月珠作的耳珰。《古詩為焦仲卿妻作》:“耳著明月珰

  

  〔113〕太陰:眾神所居之處,與上文“潛淵”義近。

  

  〔114〕不悟:不知。舍:止。

  

  〔115〕宵:通“消”,消失。一作“霄”。蔽光:隱去光彩。

  

  〔116〕背下:離開低地。陵高:登上高處。

  

  〔117〕靈體:指洛神。

  

  〔118〕上溯:逆流而上。

  

  〔119〕綿綿:連續不斷貌。

  

  〔120〕耿耿:心緒不安貌。

  

  〔121〕東路:回歸東藩之路。

  

  〔122〕騑(fēi):車旁之馬。古代駕車稱轅外之馬為騑或驂,此泛指駕車之馬。轡:馬韁繩。抗策:猶舉鞭。

  

  〔123〕盤桓:徘徊不前。

  

  作品賞鑒:

  

  浪漫色彩

  

  曹植在詩歌和辭賦創作方面有杰出成就,其賦繼承兩漢以來抒情小賦的傳統,又吸收楚辭的浪漫主義精神,為辭賦的發展開辟了一個新的境界。《洛神賦》為曹植辭賦中杰出作品。作者以浪漫主義的手法,通過夢幻的境界,描寫人神之間的真摯愛情,但終因“人神殊道”無從結合而惆悵分離。

  

  世人常用曹植的《洛神賦》中:“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髣髴兮若輕云之蔽月,飄飖兮若流風之回雪。”一句來贊美王羲之的書法之美。

  

  段落層次

  

  《洛神賦》全篇大致可分為六個段落,第一段寫作者從洛陽回封地時,看到“麗人”宓妃佇立山崖,這段類話本的“入話”。第二段,寫“宓妃”容儀服飾之美。第三段寫“我”非常愛慕洛神,她實在太好了,既識禮儀又善言辭,雖已向她表達了真情,贈以信物,有了約會,卻擔心受欺騙,極言愛慕之深。第四段寫洛神為“君王”之誠所感后的情狀。第五段“恨人神之道殊”以下二句,是此賦的寄意之所在。第六段,寫別后“我”對洛神的思念。

  

  突出特點

  

  特點一,想象豐富。想象到:他從京城洛陽啟程,東歸封地鄄城。途中,在洛川之邊,停車飲馬,在陽林漫步之時,看到了洛神宓妃,她的體態搖曳飄忽像驚飛的大雁,婉曲輕柔像是水中的游龍,鮮美、華麗較秋菊、茂松有過之,姣如朝霞,純潔如芙蓉,風華絕代。隨后他對她產生愛慕之情,托水波以傳意,寄玉佩以定情。然她的神圣高潔使他不敢造次。洛神終被他的真情所感動,與之相見,傾之以情。但終因人神殊途,結合無望,與之惜別。想象絢爛,浪漫凄婉之情淡而不化,令人感嘆,愁帳絲絲。但這想象并不離奇,是有感于宋玉的《神女賦》、《高唐賦》兩篇賦而作。

  

   特點二,詞藻華麗而不浮躁,清新之氣四逸,令人神爽。講究排偶,對仗,音律,語言整飭、凝煉、生動、優美。取材構思漢賦中無出其右。

  

  特點三,傳神的描寫刻畫,兼之與比喻、烘托共用,錯綜變化巧妙得宜,給人一種浩而不煩、美而不驚之感,使人感到就如在看一幅絕妙丹青,個中人物有血有肉,而不會使人產生一種虛無之感。在對洛神的體型、五官、姿態等描寫時,給人傳遞出洛神的沉魚之貌、落雁之容。同時,又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的清新高潔。在對洛神與之會面時的神態的描寫刻畫,使人感到斯人浮現于眼前,風姿綽約。而對于洛神與其分手時的描寫“屏翳收風,川后靜波,馮來鳴鼓,女媧清歌。”愛情之真摯、純潔。一切都是這樣的美好,以致離別后,人去心留,情思不斷,洛神的倩影和相遇相知時的情景歷歷在目,浪漫而苦澀,心神為之不寧徘徊于洛水之間不忍離去。

  

  苦悶之情

  

  產生苦悶之情的原因有三:

  

  一是人神有別,有情人不能成眷屬;

  

  二是“洛神”是他的精神寄托,但她只能存在于想象之中,現實中難以找到,失落無限;

  

  三是以此賦托意,他不但與帝王之位無緣還屢受兄弟的逼害,無奈之余又感到悲哀和憤悶。

  

  藝術價值

  

  對《洛神賦》的思想、藝術成就前人都曾予以極高的評價,最明顯的是常把它與屈原的《九歌》和宋玉的《神女》諸賦相提并論。其實,曹植此賦兼二者而有之,它既有《湘君》、《湘夫人》那種濃厚的抒情成分,同時又具宋玉詣賦對女性美的精妙刻畫。此外,它的情節完整,手法多變和形式雋永等,又為以前的作品所不及。因此它在歷史上有著非常廣泛和深遠的影響。晉代大書法家王獻之和大畫家顧愷之,都曾將《洛神賦》的神采風貌形諸楮墨,為書苑和畫壇增添了不可多得的精品。到了南宋和元明時期,一些劇作家又將其搬上了舞臺,汪道昆的《陳思王悲生洛水》就是其中比較著名的一出。至于歷代作家以此為題材,見詠于詩詞歌賦者,則更是多得難以數計。可見曹植《洛神賦》的藝術魅力,是經久不衰的。


官方QQ群

墨星寫作網Q群

千人網絡作者入駐

群號:30729187

尖峰时速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