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墨星全新改版

  • 墨星寫作
  • 詩詞庫
  • 百度
  • 360
  • google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寫作手法/技巧 > 素材詳情

分類小說素材庫

【新手寫作】小說作者必讀的資料大全(上)

素材錄入:墨星 素材來源:網絡 入庫時間:2013/6/1 22:55:25 對 4274 個作者有用

作者必讀資料大全

  作家十二戒

  一,忌跟風“不要修真受歡迎就寫修真,三國好看就寫三國。”

  二,忌‘我’“這就不多說了,對于所有的寫手來說,用第一人稱寫作是大忌”

  三,忌流水帳“文章太過簡陋,文中必須多多出現對話,環境的描寫與人物性格的描述”

  四,不能抄襲“至少要抄得讀者看不出是抄的,有的人的作品一看就知道是抄尋秦記的劇情”

  五,忌文章太短“不要用騙點擊率的方式寫書,一章至少要有四﹑五千字”

  六,忌太哆嗦“拖戲是可以的,但必須要有技巧,不能無限地拖長.要盡力交代一些有用的東西與伏筆,在一些文字上加長文章的長度,但如困技巧不夠不要強行。文章太短不行,太長也不行。要長短適中。”

  七,忌太雜“比如科幻作品最好不要與武俠合在一起,香滿的那些武俠科幻漫畫是最失敗的。因為他們硬是把武俠與科幻平衡。每一部小說都有其中心的主題,科幻就科幻,武俠在其中出現可以,但起到的作用微不足道,因為是科幻為主題,那幺一切都必須用科學角度去解釋,而不是又科學又武俠.”

  八,忌超人“文章中最忌最忌的除了跟風之外,就是使得主角一夜之間成為超人。主角遇到奇遇得到意料序外的能力,可以﹗但一夜之間得到超強的力量,事后的力量強無可強,那幺你怎寫到終.”

  九,忌名稱太多“讀者是不會有耐性去記憶你所例出的地名人名,只能慢慢(很慢很慢)地在文章中交代,給讀者慢慢地消化。如果作者太急,只會使讀者看得頭昏眼花變成了流水帳。”

  十,忌例表“題材設定永遠都是給自己看的,不要硬加在文章中,讀者沒有興趣去看你的設定,這樣做就有如提前把一本書的結局說出來,使人失去了看書的味道。”例﹕魔盜的作者寫魔盜之時沒有任何的設定,在剛始的時候本人看著看著以為是在寫中世紀時的一個貴族故事。最后魔法師突然之間出現了。才啊﹗地明白到這是一本玄幻作品。給了本人無數的驚奇,而且作者那時至以后很長都沒有出現過更多的魔法師,使得讀者有興趣再看下去,龍什幺的也是最后才慢慢出現,一個個地描述,而不是一次過例出來。

  換句話說,作者至今才使我明白到這個世界大概是個什幺樣子的,(龍到現在才出現了兩次,妖精見都沒有見過)在我的腦海中用漫長至今的文筆一筆一筆地在本人的腦中將那個世界建筑了起來,這是他成功的地方。

  十一,忌呢稱“身為一個作者,要盡力站在中立的立場去看去寫,所以在文章中請不要出現不寫出角色全名而為了省事叫她小XXX,阿XXX的情況出現.文章必須給人中立,冷酷的感覺.而呢稱是為了親友之間的親近感而代替名字的稱呼,從來沒有見過那些文筆高超的人用這些妮稱代替角色的名字。你是作者與自己的角色拉親切感干什幺﹖”

  十二,忌上下關系混亂“有很多的作品,主角都是盡力與身邊的角色拉關系”比如﹕主角命令身邊的大哥去某事時是這樣說的﹕“某某哥,去幫我把什什什幺給打下來吧。”而不是﹕“某某某聽令,將XXX給我打下來。”公私無法公明,上下關系混亂,你看全世界哪一個軍隊會戰斗時﹑工作場合這用這種語氣。這只能表現作者社會經驗不足。

  另外一點,很多的作品中作者站在主角一方站得太明顯了,將嚴肅戰爭寫得家斗別扭,有如兒戲。

  “啊﹗我來遲一步。那個誰誰竟然把他們全殺光了,留下一點來給我嘛﹗”

  “你這好小子,竟然將敵人全打敗了,那我打什幺﹖也不留下一點給我。”

  這哪像軍人應說的話﹗兵~國之大事,生死之地。怎能任由這些主角的親友想怎樣怎様;,軍法哪去了。弄得戰場有如過家家一樣兒戲。

  ——評寫作之得失評寫作之得失

  第一,對一名作者來說,很多新手都喜歡用我來寫書,或者是說第一人稱,本人不明白為什幺他們會這種想法。像異人傲世錄﹑商業三國之類的最后都漸漸地轉為用他,第三人稱了。因為這種寫作手法缺點多多,在網上游歷過的人都知道一般情況下用‘我’絕寫不出好書,特別對新手而言。

  因此,使得很多的讀者對‘我’來寫書的作者都不帶有好印象,看完第一頁就不看了,除非是入VIP什幺的期望他在之后會改善才忍著看下去。

  所以,寫書最好不要用我來寫,金庸沒用過這種寫作手法,黃易在大劍師中用過一次就不再用了,而各作者竟然自問能夠比這二位宗師更加厲害,實在佩服。

  第二,女人,我不知道這些作者有多少的戀愛經驗,或者是中國現今的市場上男女比例太過離譜,使得書中的主角都失去了一個男人應有的風骨與自尊,任由女人任打任罵,似乎只要有個女朋友就足夠了,就算那女生犯了任何的錯誤我也見不到主角生氣或怎幺樣的,這也太圣人了吧。

  這種主角一多,啊﹗那這種主角都失去了自己的性格。特別是一些寫君王的書,君王是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威脅自己的權威,必須做到冷酷無情,有的時候必須放棄自己心愛的女人,做到極度冷血,但很多作者硬要寫成完美愛情故事。

  去﹗無論是現實或者是小說世界從來都沒有完美的,因為讀者自己本身都不相信完美的存在,這樣寫不是明著告訴讀者這只是我的妄想嗎﹖還有,本人是個男人,網上讀者百分之九十都是男性,如果作者們想寫情情愛愛的東西可以考慮去寫愛情小說.本人不認為愛情的因素不應出現在男性讀物中,不過我看到很多的人都將小說中的愛情成份比例調得高得離譜,明明是君王類的小說硬要與情愛拉上關系,鐵血類的非要弄得像過家家,似乎比起國家而言女人更重要。

  哈﹗所謂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有的時候必須在女人與國家之間作出選擇,但很多的作者硬是寫成完美結局,好嘛﹗只愛美人而不愛江山 這句話夠經典了吧,是這些讀者們諷刺的寫照,硬要寫成完美是不可能的。

  還有在很多書中主角都過于心軟,至少我還見不到有打殺女人的事發生,不管那個女人多幺混帳與囂張。唉﹗武則天的天下了。

  第三,對自己不善長的東西可以選擇輕輕跳過,點到即止,淡淡地將它帶過去,不要硬去詳細描寫。如果真的非寫不可,那幺可以去查資料,但是愛情是沒有資料可查的,所以勸各位沒有愛情經驗或者是只從漫畫與小說中理解愛情的各位不要硬去寫,那只會使得大米粘上蒼蠅。

  第四,什幺應詳寫什幺應簡陋,如果架空的話,那幺主要是要描寫所建立的帝國之強大。俗點說就是一國之YY,而不主角之YY.軍事與架空之間的分別我看就只有史實與不史實了。

  第五架空與軍事,純軍事的書不會有太多人喜歡看,由頭打仗打到尾,有多少讀者是那幺單一的喜歡血腥呢。架空的書最重要的是要描寫中國的強大,因為我們對現實杜會不滿,所以不要弄錯,主角在這架空書中反而無足輕重,像商業三國,他的YY在于青洲強大,而青洲與其它地方百姓的生活對比就成了他賣點.所以架空之書最忌就是老圍著主角轉,應以一切的手法去描寫人民生活的改善,軍事的強大,人民的自毫感,這些才是賣點.還有民生﹑政治﹑科技﹑外交﹑軍事等等等,不要只在軍事上YY,我們更喜歡看到人民的生活如何改善,如何的一個大同杜會。軍事只是放在最后面,一部書由頭打仗打到尾看都看厭了。

  而且架空的另一個賣點是外交,強大的國家,交明的對比,民族的自豪感這些都是架空的特色啊。

  第六,最重要的一點‘品味’,不要去跟風,什幺書受歡迎受到影響就去寫什幺,修仙流行寫修仙,三國流行寫三國,現在這兩種書除了幾部老作品之外我相信大部份人都望而止步了吧。

  創作啊創作,所謂創作就是要創啊。一名作者要有自信心,不要受到言論影響,但是要知道讀者喜歡看什幺,而不是自己想寫什幺寫什幺。

  老作者都會感受到,雖然如此才會有市場,但是也不能完全應讀者的所求,那樣就會失去變化與新意。因此就需要品味了。

  有如晝家一樣,與藝術接觸得多了,自然對美有自己的品味,而且會越來越高。在網上的老讀者我相信巳不會對一般的武俠作者感興趣了吧。因為接觸的書太多了,單一就滿足不了所求。

  所以有品味的人才能寫得出好作品,而要有品味就必須得讀萬卷書,現在是網絡的世界,而這萬卷書的意義可廣了,不是單一指中國歷史,更需要明白世界歷史(推薦羅馬歷史),也不只是中國政治,而世界政治,很多東西網上都可以找得到。所以讀者們的見識變廣,變聰明,作者在以狹窄的知識觀去面對那就跟不上時代了。

  所以增加自己的視野與觀點,要不然別人做到你做不到,你憑什幺要求別人看你的書。要知道現在網上的作者可是成千上萬,而不是以前那樣全國加起來的小說作者還不超過百人。

  品味,只有讀過很多小說的人才會擁有,是對書好壞的分柝,老讀者都明白在下所言,開始的時候什幺書都好看,漸漸地開始變得挑食,嘿﹗而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寫得出好書。

  最后一點,身為作者的立場要盡量中立。要偏向于主角的同時又不能使得主角一帆風順;,我們不是神,我們做不到現實,但要盡量給讀者真實感才是成功的所在。

  綱上四年寫書經驗任由轉載——文之初始文之初始此文針對架空之外的小說.小說的簡界十分重要,那是吸引讀者的窗口,大部份人可沒有耐性去看完你整部小說來評論你的文筆,他們除非受到推薦否則的部只是掃了兩眼簡介就能夠決定是否看下去。

  不過很多的網站簡介不是在一個顯眼的位置中,起點在這點上做得十分好,讀者可以先看簡介而視情況是否看下去。

  當有很多的小說無法看到簡介時,那幺書名就可以看得出作者的品味如何,通常一名有品味有文筆的作者都不會選擇那些直白的書名,比如說我是XXX,風【蟹】流XXX等,一看就有一陣俗氣直沖心頭.小的架構與書名決定了,那幺就要開始寫作了,作為一個好的作者要時時刻刻為讀者著想,為寫作而付出,而不是任性而為。

  沒有讀者會在小讀一開始就硬去吞下作者所例的一堆設訂與資料,小說不是在寫報告,相信很多的讀者看小說時都會跳過序而直接看第一章吧。

  因此那些所謂的設定與資料都是作者自己用的,例在正文中不是明智之舉,以己度人,沒人會有耐性那些東西,對讀者來說可有可無,可以另開新的專欄放在里面,但不要置于正文之中。

  比如這種最下層的手法﹕‘妖精﹕ AT 15 DC 20 MV 30又比如﹕這塊大地之上有精靈,魔族,矮人……矮人XXX,魔族十分殘暴XXX’又不是在玩游戲,對這些數字式的資料并不會有太多人感興趣,寫小說并不同與寫報告,報告是一種生硬的數字文化,沒有多少人會喜歡讀那東西。

  更何況就寫作來說這些資料應是在文章之中漸漸﹑悄悄地描述出來,而不是在文章初始就把一切交代了。作者不應當一次性地在文章的開始就把所描繪的世界硬灌進讀者的腦中,應在正文中漸漸描繪出來,這本身就是考驗作者表達能力的事。

  小說是文字式的東西,作者可不能以例表的方式例出來。應用文字的手段去描述﹕中段的手法‘精靈是生活在森林中的長耳生物,她們愛好自然,天生美麗,身手十分敏捷,但力量懦弱。’上層手法,以劇性或對比描述想要描述的東西﹕‘(主角)在林森中精靈,這種傳說中的生物有著長長耳朵,在看到這只精靈的第一眼(主角)被其美麗所震撼,他甚至分辦不出這只精靈是男是女,只知道她太美了,有如草原上盛開的鮮花。

  但是(主角)又親身體會到精靈并非只有外貌美麗,她們像帶刺的玫瑰,(主角)的弓箭完全射不中她們,在森林之中她們如魚得水,在樹枝之間靈活跳躍,以樹干避開(主角)的弓矢。’用這類的手法漸漸地將精靈的印象植入人心。但是這些是在正文之中所用的手段,因此書之初并用不到,讀者是一種容易麻煩的生物,所以書的初始不要開頭就把水弄得混亂,弄出一大堆地名人名,填雞似地硬要讀者記下去。

  因此,例一個比較簡單的地點,描述一下,然后合理地安排主角配角出場,地名與人名不要出現太多,弄得讀者眼花,好的作者是以淺入深。

  文章的初始是一個鋪設,介紹主角的登場與第一個畫面的場境。

  ——主角主角想要使得主角富有個性,那幺主角的性格就不能跟風,這對于有大量人際關系的人來說描繪起來會比較容易,因為他們見過人生百態.但是對于一些比較自閉的人來說,就只能在漫畫與電影為樣本考慮一名主角的形態.但是記住一點,那就是世界上沒有完美的人,如果在小說中出現完美的主角,那幺對一名作者來說,就是失敗。

  讀者都擁有一些缺點,比如不受歡迎,因此他們會代入小說中以尋求一種安慰,那幺小說中的主角與他們相似的背景會引起一些共鳴,這是基于市場需要的一些商業化寫作。

  但是一部好的小說這點并不重要,只要做到將主角寫得像個人,有鮮明的個性。而不是絕對完美的美男子等等等,這樣取信度低,而且對作者而言寫作的材料就太過狹窄與庸俗。

  對現今來說,完美的主角就是失敗,那是因為很多平庸的作者將他們的主角寫得太過完美了,這種事剛開始還好,但此類書一多,就使得讀者們厭倦,因此主角就失去了性格感。

  因此,盡量不要將英俊﹑富有﹑聰明等條件一起加在主角身上,太過完美的主角,不會有太多的真實感與存在感,那幺就沒有什幺好寫的了。更重要的是,這類主角出現太多了。

  特別是英俊,很多作者認為英俊是一切,但并不是這樣子的,打個比方,有些人想必看過一些女生漫晝,百分之九十九的女漫畫家中的女主角都是在談戀愛,而且都是與英俊﹑富有﹑冷酷的男主角相戀。

  就本人而言,這漫畫中的女主角沒有事作啊﹖每日每日都在想著怎樣去打動英俊的男生,妄想著那些男人對他們怎樣怎樣的好。男人最好富有﹑英俊,是明星就更完美了。

  我想……有這種男人嗎﹖這種男人會看上這種女人嗎﹖可能本人是男人,因此無法了解女人的心情,所以我認為如果一本書是描寫一名漂亮的女孩無私地愛上了一名平凡的男孩,這種題材會比較吸引我。

  而那個外貌平凡的男孩又擁有一些難以看到的優點,而這種優點又被一名富家女子發現了,而引起三角戀……說遠了。

  女生漫畫中,彼男彼女的故事就比較吸引我,因為里面的女主角十分有性格與其它女性漫畫的女主角給人不一樣的感覺.就是這種不一樣給人個性鮮明的吸引力,讀者們都是在看這種不一樣的人物。

  接下來談到主角的能力了,通常是力量,外貌,智能,運氣幾方面。

  運氣方面就不多說了,所謂無巧不成書,因此沒有作者會例外給主角安排奇遇,本人對此唯一的要求就是合理啊。

  外貌相信每一個讀者都能寫得不錯,因為這描述起來也沒有太大的困難,雖有技巧方面可以礸研,但本人沒興趣多說.但是只有一點,看過那幺多書,我不覺得英俊的主角在男性讀物中受歡迎。平凡是最基本的標準。丑陋嘛~﹗這對作者的要求比較高。

  輪到力量了,還是一句話,不要寫成完美,這與智能是相對的,通常本人期望孔武有力之人智能不高,聰明的人手無搏雞之力。當然書中例外的是有,但絕對不要是主角,那樣的書太多太多了,現在巳失去了吸引力。

  而且說到力量方面的魔幻作品,很多人還是希望給予主角魔武雙修。唉﹗第一,還是老話,此類作品太多了。第二,你把作者寫得天下無敵那你小說太監的時間不遠了。

  還有很多的作者喜歡五素魔法全能,非得將主角寫得完美,特別到極點不可,又不學學魔盜的作者,瑞博說實在的魔力幾乎等于零,但他有一個好的老師,將他教育得極之聰明,他看起來像魔武雙修,但是其實全是騙人的,他的力量完全來自道具。

  對﹗每一名作者都會在能力上給予主角一種特別的優勢,但是好的作者不會給予主角太多的東西,因為這樣限制了他們的發揮.比如,數字生命中的主角,他除了在電子計算領域出色之外,完完全全是一名技術人員的角色,其中商人角色十分淡。

  而主角不會武功,不會魔法,更沒有超能力,還遇到過幾次暗殺。但這樣的主角十分吸引人。

  如果這部書的主角又練氣功,又學魔法,再跟修真拉上關系,好嘛﹗我也別看了。

  最好的方法是給予主角只有一種特殊,其它完全完全平庸,這對好的作者來說就足夠有余,因為他們善于靈法地運用這一點的特殊去給主角帶來最大利益。

  比如,重生傳說,主角唯一的優勢就是知道至今2003年的歷史,這還不足夠嗎﹖對作者而言,足夠了。因此他是一名出色的作家。

  而有些作品讀者回到過去不說,還去學武功,練內力。我去~~﹗智能,這方面對作者來說要求是最高的,要怎樣才能使描述出主角的智能,那只有通過一些劇情來帶出。

  三言兩語說他的IQ有多高,學習成績有多好那是沒有說服力的。

  現在力量型的主角太多了,很少看到到有智能的主角,隨波流之一代軍師就是智能型的代表,智能型的主角往往手無搏雞之力。但卻是最受歡迎的主角,更是最難寫的主角。因為這也考驗作者的智能與文筆,敢寫的人不多。

  一部好書,最大的特點就是作者的神秘感,主角有一個驚人的秘密,但只有主角一人與讀者們知道。其它人全部不知。我不明白很多的作者都喜歡讓主角向朋痧或者情人泄露秘密,以求那所謂的以誠相待。

  這是屁話,在現實中沒有人會輕易泄露自己的秘密,就算再親近的女友都不行。

  本人之所以那幺喜歡‘棋魂’,那是因為左為的存在是主角一人的秘密,沒有任何人知道, 別人只能猜測,猜不出來或者猜錯,這才是賣點.因此不要受到肥皂劇的影響,照搬肥皂劇的劇情,那是極不理智的,要想一想,如果我真有這個秘密那幺我會不會對人說,說了之后又會發生什幺后果。

  ——戀情戀情很多的作者喜歡將主角配上一個美女,或者多個美女,這種作者很多,多了起來每個主角都千篇一率。

  太多太多的書中,主角都太容易付出感情了,使本人不明白那些作者到底談過戀愛沒有。

  這世上有很多種人,其有一種人沒有任何的貞操,其本上像那些白癡女一樣,只要是英俊的就無條件愛上,而且倒貼金錢,簡稱養小白臉。

  雖然男女有別,男人養女人是天經地義,但是那些書中的主角給人的感覺就是他們的感情太多一文不值,見一個愛一個,只要是漂亮的就上。

  天啊﹗你們到底知不知道一見鐘情這事很少多發生,如果女生只要是酒亮就愛上對方,那幺電視上那些美女都夠你們愛的。

  崇拜明星,看別人的外表,這不是愛啊﹗這是迷戀,迷戀一個人不可能深到對她付出所有,至少在生死關頭之上不會與她共患難.但真愛的確是無私的,愛上一個人不會只看她的外表,愛上一個是愛上那人的氣質與性格。

  一個性格暴躁,滿口粗言亂語的女生,長得十分酒亮,你會愛上她嗎﹖很好﹗很多主角都是賤骨頭,不合理地愛上了,而且像是被虐待狂,任打任罵,任敲任詐.看到這種書,本人就唉氣,難道現今中國男女地位巳差到如此程度﹖每個男生都像發情的公貓﹖好吧。來談談本人戀愛的經過,在中學有一名女生我很喜歡,她長得十分平凡,不像電影明星那樣美麗,但是她并不帶眼鏡,長著一頭的長發,經常默默地坐在課室的角落靜靜地讀書。

  她在班上沒有任何的敵人,對每個人都非常好。

  在班上還有一名女生,她那時就巳半工半讀,只一名模特兒,此人眼光甚高,男人在她眼中一文不值。

  我對這個女生十分反感,相處久了,她那漂亮﹑用金錢堆起來的臉蛋有如丑陋的魔女,虛假的面具。

  但我很喜歡那名文靜的女生,因為她的氣質,她的性格都給予我好感,這是長達三年同班同學所積累下來的感覺.在班上有一名班長,長得十分斯文,家中貧窮,父親不知道在哪,母親很幸苦地供他讀書。因此,他很努力,成績好到讓我連妒忌的力氣都沒有。

  那名模特兒女生的理想男人條件我十分清楚。不﹗應是全校都清楚,強壯﹑富有﹑英俊﹑溫柔等等等。

  相信嗎﹖那女生的美麗除了一年級剛進來不知根底,全校沒有一個男生會喜歡她,連把她當成自慰的對像都惡心。

  這名美麗的模特兒最后放棄了自己的條件,瘋狂地愛上了我們班的那個班長,班長除了聰明與溫柔之外其它的一律不符合她的條件,但是這名美麗的女生愛得時去活來,最后還威脅要跳樓自殺。

  但我們班的班長很酷,也很有堅定的立場,他說﹕“你很漂亮﹗我承認.但并不意味著我會喜歡你,你的性格不適合我。”

  班長大人堅決地拒絕了她,而愛上了那名文靜的女生。

  其中的故事我不太明白,因為那時要升中四,而且我只是喜歡那名文靜的女生,對她抱有好感,還不到不顧一切的地步,所以沒有認真注意。

  但聽說那名女生拒絕了,喜歡上一名平庸的鄰居大哥哥,還聽說那大哥哥從小照顧她到大,像個父親一樣。所以那我那可憐的班長失戀了。

  就本人而言,無論是班長還是那文靜的女生他們的戀愛都是潔白的合理的,不像大部份小說中那樣毫無道理硬壓下去。

  百分之九十九的戀情是在長期相處之下所產生的感覺,這是對人的性格,態度與優點的了解,正是因為了解才會愛啊。

  我之所以喜歡那個名文靜的女生與反感那名模特兒同學也是三年同班所積累下來的情感,而我想那名文靜的女生之所以愛上鄰居家的大哥哥是因為她與那位男子從小相處到大,了解其一切的優點缺點.這世上的女生分很多種,通常光看臉蛋那種只會出現在中﹑小學生那些還沒有踏進社會,不明白世間險惡,沒有戀愛經驗之人。

  成熟的女生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我是通常,異類還是有的,至少我知道有一個。

  第二類女人,成熟過度,極度現實,她們才管樣貌與人品,只要有錢就成,有權有勢也行,這點就不用本多說了吧。

  第三類是最罕有的女生,她們擁有貞定的感情觀,往往會愛上一名不出眾的平凡男生,而且默默地付出,通常是成熟的女生或是在感情路上走過太多的崎嶇才會產生這種女生。

  而且她們往往年齡較大(年青女孩絕對絕對不可能),是大學生。而且性格溫柔﹑體貼,善解人意,因為她們對男人可以說是看通了。

  這種女生只要不是長得丑,那絕對是受歡迎,接觸久了會使任何一名男子為其瘋狂,我看連富家子弟也會明白去珍惜,但這種女生除非遇到困難,否則很難受到金錢的引誘.第四種女生,應了一句話,女人心海底針,本人不明白,也永遠不會懂,簡直像異類,本人永遠看不出她們到底在想什幺,因此避而遠之。

  結﹕男生喜歡上女生,女生喜上男生都是有理由的,要使女生們愛上主角,那你一定要給出一個合理的理由,而且必須要照著那個理由去描述女生的性格。

  比如﹕愛主角金錢的女人必然像奴隸一樣討好男生,而且主角一旦失去金錢就會之棄如屎土。愛上主角外貌的女生只會像追星族一樣無聊幼稚。

  等等,這些就看作者自己把握尺寸,不要受到一些沒有品味的漫畫影響,要寫出有性格的主角。盡一切的能力將所有的角色寫得有真實感。

  不要寫一些肥皂劇似的戀愛,那樣想要像仙劍那樣感人是不可能的。沒有那個功力就不要硬寫。

  戀愛沒有資料可查,純粹看個人閱歷——小說的科學性小說的科學性現在很多小說寫作的時候都沒有科學性,要知道現在是一個知識的社會。

  修仙之類的小說是完全把科學性扔到腦后的小說,出現多了不會受歡迎。

  在城市類小說當中,很多主角都是莫名其妙地接觸到武功。而且對于武功的定義千篇一律,全是經脈與內力,看得人生厭。

  像日本人多幺創意,他們在漫畫中完全不走中國武術道路,那些老套的經脈什幺的一次都沒有出現.反正現在科學對武術沒有一個明確公開的定義,所以任由作者如何去寫,讀者所看的也是這些新一點的東西,每次都跟風古龍那些小說中的內力﹑經脈什幺的,人都看厭了,這也是為什幺黃易以一個充滿新意﹑玄學的理論去定義武俠時那幺受歡迎。

  更是為什幺魔幻作品出現之后紅火一時,因為讀者們看厭了內功啊。

  內力作為中國的文化之一,每個讀者都心中有數,要完全扔開那不可能,所以制作出另一套全新的武學會吸引讀者,簡單明了了就是要有新意啊。

  像‘守護者’這一套日本漫畫,他對中國的武學有了新的定義,它從來不去解釋中國武學是如何修練與是何種方武存在,直接地表現了中國武術地強大,用科學性﹑邏輯性與合理性地表現出了中國武術.它沒有說明任何武術的原理,經脈什幺的更是沒有出現過,在其中武者更是很少出現,漫畫中的主角所知所學的也只是一鱗半爪。

  但是漫畫中所出現的幾個武術強者,他們根本無視子彈與機槍,以藐視一切科技的方式出現,有的站在敵對的立場,有的是主角的老師。

  他們的出現用另一個方式體現了武學的存在與強大。

  整本漫畫之所以能夠畫得如此成功,那是因為邏輯與合理,無論是主角還是配角都沒有過份的強大,每一個人的力量都是那幺的合理,有強大的地方也有弱點,應了我另一句話,一個好的作者不要試圖把任何東西寫得完美,完美之后就失去了真實感。

  因此小說很重要的是邏輯性與合理性要做到這幾點,那就必須守一些規則﹕一,有得必有失,有好必有壞“主角要得到強大的力量必須付出,想要得到一個女子的青睞必然會有原因。而且取妻有好有壞,并不是被美女看上就必然是一件好事。

  ”二,有些東西不需要去解釋,但要合理,比如說你認為鬼是以這種方式存在的,但你又說了鬼后有冥王,這就不合理了。

  冥王是高于我們存在,這個世上很多人都相信鬼的存在,但接觸冥王的甚少聽說,所以人們相信鬼的存在而不相信冥王的存在。

  因此作者相信冥王的存在就不能在小說中直接間接地表示‘啊﹗冥王是存在的。’必須在小說中隱隱地透露,暗示有這幺一個高層次的東西在一切物體之上。

  人并不是萬能的,有許多的東西還無法解釋,所以在小說中不要強求對一切都去解釋,更不要不科學不合理地解釋。

  像冥王的存在,你只需要通過鬼隱隱暗示有冥王的存在,并不需要去描寫冥王是什幺樣的子,冥界又是什幺樣子的,作者有時所需要做的也只是表達出某東西的存在,與借用某東西達到自己的目的,其它的任由讀者去想象,更有一種神秘感。

  就算你心目中對一切都有自己的解釋,也不要強硬地把自己的觀點表達出來,令讀者與你一樣去看待事物。將小說中的一些神秘的東西寫得太白那是失敗,因為這樣就失去了神秘感,像神,永遠至高無上的存在,沒有人可以去理解,存在與否都成問題.而描述神的時候你就不能直接給神套個定義,說那是什幺東西,還把那東西的性格都寫了出來,什至說那就主角,什幺主角造天開地,然后為了體會人間的一切下凡去做人。

  天啊﹗一個做慣了人的生物跑去做狗,你相信嗎﹖這種幼稚白癡的題材真是……

  神下凡間成人,這不合邏輯,而神與人是不同的,上點我看每個人是這樣子想的吧。

  而那些作者卻把神寫得根人一樣,有七情六欲,還愛上了人類女子,更陷與人世間的爭執之中,唉﹗受到圣經與科學的影響,現在的人們漸漸地喜歡以科學合理地方式去解釋神的存在,普遍認為如果有神的存在,那它與我們人類是不同的,他是無比高級的存在,以不以我們人類了解的方式存在,它的存在與我們相比有如人與螞蟻。

  而人們現在又喜歡以科學的方式去解釋傳說神話,一般認為那些神話中的神人可能是外星人或者是擁有強大科技文明的種族,沒有一個人會認為那些家伙是真正的神。

  至高無上有別于一切的存在與以神成人的主角。哪一個更有說服力﹖這個世界是神秘而緊湊的,你能相信一個這樣的家伙能是創作這一切復雜的神嗎﹖ YY到了這步Y得太過了,所以什幺創世神來人間都是不可取的作品。

  就是這些原因無時無刻地在影響著讀者,因為每一個人現在都離不開科學,時時刻刻受到科學的影響,每一個人都在心中將科學放在第一位,所以一部小說邏輯性與科學性是那幺的重要。

  ——力量力量力量分很多種,有財力﹑權力﹑魅力﹑智力﹑體力﹑內力﹑魔力等等等,不過許多的作者只懂得寫內力。

  這些作者十分膚淺,他們的作品很多都帶有英雄主義特色,英雄主義也就算了,但是太過迷信蜘蛛俠那類的形式了,認為只有自己的身體強壯才是有力量的代表。

  這是一個牛角尖啊。可能很多的作者小的時候在學校中經常被人欺負,而時時幻想自己什幺時候學了絕世神功等等等。而小說這個平臺剛好給了這些人一個機會。

  如果這類小說少的話,那我無話可說,但是在網上這類小說多如牛毛,全部都迷信力量,身體的力量,使人厭倦。

  而且清一色全是什幺內力修練,為什幺主角不能拿到一樣西方魔法書或者埃及詛咒術,更或者忍者的密卷﹖誰說敵人的力量不能被中國人修練的,只要你寫得好,不要弱了中國人的特色就行了。

  但每一種力量都要有自己的定義,就是說不要讓主角練完忍術去練法與內力,弄得十象全能,這會成為敗筆的。

  但是這個世界上力量除了武力這種體現方式,作者們就想不到別的方法了嗎﹖有權力可以調動軍隊甚至在主角背后是一個國家作后臺。有錢可以買打手買殺手甚至控制一個國家的經濟。有智能可以將別人玩弄與股掌或者其聰明的頭腦可以制造出機器人或者強大的兵器來幫助自己。這些情況下主角手無搏雞之力,但誰可以否認他們的強大。

  因此強并不是只有武力啊﹗作者們的思想不應如此狹窄。

  ——架空架空架空就是改變歷史,臺灣作者對這并不感冒。

  但是在中國,對現實社會的不滿,對政治的腐敗,以及對中國歷史的痛恨,使得他們發展出架空這個平行世界。

  中國甲午戰爭之類的恥辱也就算了,經過了這些羞辱之后還沒有站立起來,這真是……

  總之,因為以上的原因,架空就出現了,那是描述一個大同世界。

  由于建立一個更好的中國才是架空之書的主題,所以作者不弄錯,將太多的注意力放到主角身上,事實上架空之類的書主角是新建立的政(蟹)府才對。

  很多的作者一回到過去就急切地要建立民主,而事實上這是不正確的,那幺早建立民主只會壞事,作者要描寫時應應當時的環境,獨裁是一定的,至少要獨裁近二十年才能將權力漸漸下放。

  民主有幾個先決條件,一是民智問題,如果將權力下放給一群愚民,那還了得,雅典就是因為這樣而滅亡的,所以民主也不一定是一件好事。

  當時的雅典是世上第一個民主制的國家,但是因為一場敗仗(也不能說是敗仗,只不過主帥決定保留大部份的實力退回雅典而犧牲了部份人),招至民憤,那些愚民全體投粟將那海軍主帥處死。

  失去了海上保護力量的雅典也就滅亡了,在那之前的雅典可是強大到打退擁有中國三十六計的六十萬波斯軍隊啊。

  所以民主是需要一些條件的,太過民主也不是好事。

  民主的第二個條件就是公民意識,每個公民都必須愛這個國家才行,只有這想他們才會去思考怎樣才會對這個國家好。

  要不然權力下放到那些沒有愛國之心的人手上,他們只會做出種種賣國的決定。

  因此有很多的作者建主的政權都太過急躁了。

  因此對于架空的作者們來說無論是民主還是君主都不一定是好的行政方法,這個世界上沒有完美的東西,就算是世上強國美國他們的內部也是存在著一連串的問題,有的甚至比中國更可怕,但是國比國氣死人而爾。

  還有一個問題,所謂人無威而不立,每一個身居高位的人都有自己的氣勢,像有些作者直接說‘XXX不知不覺中散發出一種君王的霸氣。’這是不可取的,君王的威脅是在他身后的國家強大與否,霸氣是扯談。

  只有那位君王有強大的軍隊,他說的話才會有力量,別人才會敬畏他。

  很多的作者都喜歡與君王之氣來感動手下,好嘛﹗你們誰知道什幺見鬼的君王之氣,見個面就會使人臣服﹖那這個世界上就不用打仗了。

  這個世上有些人是有領袖的才能,但不是什幺見鬼的氣。而是在不斷的接觸中通過他的言行表達出來,有才能的人是不會見人第一面就將自己的終身大事交在對方手上,他們只會在接觸過之后,認為值得才會效忠。

  而這才是氣勢。

  很多的作者都不愿把君王寫得像個君王,觀歷史上眾君王,心軟的只有死話一修,特別是在戰亂的時代,就算是愛民也是功利之心。在戰爭時站起來的君王,一般都鐵石心腸,有手段而冷酷,更載著一副假面具。

  所以不要把君王寫得多幺之善良與仁慈,連一點無恥的手段都不用,更可惡的是很多作者筆下的君王都不夠冷酷,對女人下不了手。

  三妻四妾也就算了,但是女人在胡鬧時也沒有人管,主角只會犯賤似地搖頭擺尾,一點君王的氣劫勢都沒有。

  而且那些女人在軍營中胡鬧,主角也沒有作出處罰,公私不分明你叫讀者如何認同這樣一個白癡可以帶起整個軍隊,而主角的手下又如何能心服。

  所以一定的冷酷是需要的,不要凡事都偏向女性那方面去寫。

  第三,架空之書也等同是軍事之書,所以在書中女性出現得趁晚趁好,而且由于主角的身份問題,必要時主角所喜歡的人不會由主角所得到,而主角反而必須接受政治婚姻。

  只有這樣寫才有真實感。

  第四,雖然在古代有三妻四妾,但作者們不要把一個又一個的女人硬堆到主角身上,就算是花花公子也沒有那幺多精力照顧那幺多女人,花花公子是玩過就扔,一般不會再見同一個女人第二次的。而作者筆下都全都是將女人收到旗下,而且更可惡的是把這些女人全寫得三后四德,連妒忌之心都沒有,一個兩個相處得甚好。

  這怎幺可能,女人不妒忌就不是女人,又回到一點,作者寫得太完美了,試圖將一切理想化,這又失去了真實感。

  記住一點,女人的妒忌心可以摧毀一個國家。

  而且就算是在古代,也不可能會有人同時愛上好多個女人,偏心是一定會出現的,主角必然偏受某個女的,而很多人的筆下主角都成了圣人了,對每一個女人都是一樣的愛。天啊﹗你們到底懂不懂愛啊﹖所以女主角一個就夠了,其它的就算也是主角的女人也只能是無足輕重的配角,還有一點見一個愛一個是不可能的,難道你能在街上與某個美女說兩句話,接觸上一個星期就愛上對方﹖或者在海報上某個模特長得特美你連對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就喜歡上人家﹖你可以做得到本人佩服死。

  所以一見面因為對方美麗就心動是不可能的,最多只是性欲升起,那和感情無關,只有在接觸長久之后,了解了對方才能愛上。

  因此眾作者們對愛情的了解不要那幺膚淺,連自己都不相信的也寫上去。

  ——再論由淺入深再論由淺入深由淺入深指的是一本書的開頭寫作手法,吸引人是最關鍵的。

  因此,如前文所交代,不要弄一大堆復雜的資料比如XXX國N個,XXX伯爵NNN軍團,看得人眼花。

  讀者們沒有心情去記你那幺一大堆東西,這不是在寫議論文,那種功課文學小說小說小說小說小說老師是看得頭痛硬看下去,你以這種方式寫書作者會滿意嗎﹖這是所謂的文筆了。

  因此在書的開頭一定要盡力簡化,最好只出現主角的名字,不重要的角色都以其身份來代替,比如主角的母親稱呼為XXX的母親等等等,因為這些人只出場一次,對作者而言名字就不是重要的了,重要的是他們的身份。

  因此,以XXX的母親,或者NNN伯爵這些一看就能明白他們所代表的身份是最好的方法。

  用這一招最主要的目的是讓讀者看舒服,使讀者感到不是在看一篇沉悶的議論文。

  因此作者一定要為讀者們著想,在名字的后面加上他們的份,比如團長,教宗等等等,幫助讀者去了解。

  一般而言讀者是不可能去記住書中那些配角們又長又悶的名字的,所以這樣做也能使讀者們想起來這個家伙是誰,如果一名作者由頭到尾都是用XXXX(名字)的話,除非這個人出現很多次,在書中又十分重要,不然在太多數情況下讀者們都會頭痛去想這家伙是誰.這種頭痛的感覺會使讀者們失去讀下去的欲望。

  架空的書除外,因為架空內的角色讀者們在歷史課上都記得七七八八了,因此這修建議對架空無效,對的是魔幻作品。

  很多的作者喜歡偷懶,他們很喜歡把一些人的名字叫成小XXX,啊XXX的妮稱.妮稱是親友之間所用的招呼語,本人還沒有在正規作品上見到有作者公然用這種被人笑話的稱呼方式,多寫幾個字會死啊﹗一部小心說要正規,雖說是通俗作品,但至少也要表現出自己的文筆,用了妮稱算什幺﹖是在表示你的中文水平只有高中嗎﹖黃易﹑金庸等名作家沒有一個用這些東西的,你們卻敢用。本人知道某些女性讀物中此類妮稱經常出現,但女人的理考方式與愛好和我們不同啊。

  學什幺不好,去學女生漫畫中的那些親親呢呢,你們是在畫女生漫畫嗎﹖在網上大部份的讀者都是男性,女生想必不會去看那些打打殺殺的東西吧﹖因此男生們都想看一些正規﹑冷酷的西,而諸作者們在冷酷的東西的同時還想加上柔情進去。唉……

  還有什幺魔物啊,食人花啊,神族啊全都在文章開始時一次過跳出來,心急地在第一章把這個世界全說完了。

  老兄啊﹗這不是在拆自己的臺嗎﹖人家金庸﹑黃易什幺時候這樣子做過.再打個比方,魔盜想必眾人都知道吧。這部作品的作者寫了那幺多部小說,什幺時候見過他一次過把這個世界全講出來的。他都是在作品中慢慢地滲透這個世界的形狀給讀者。

  而那些在文章開始時就交代一切的作者們全部說出來了,那以后寫什幺﹖失去神秘感的同時也表現了作者的膚淺.交代那個世界的歷史是可以的,但絕對不能命名為第一章,只能命名為序。

  給讀者跳過去的選擇,大部份的作者都喜歡跳過去不看。

  文章之初必須輕松,描述一個環境,簡單,緩慢而細致,要做到不使人生厭,看得舒服。

  最好的做法是寫主角出場之前的場境,記住,是之前。

  主角最好不要那幺快出場,要將環境描繒了,場境交代了,大至使人明白這是個什幺樣的世界后,才慢慢地代出主角。

  但記住,不要出現一大堆人,使人分不清楚誰是主角,你要寫誰.也不要說﹕“啊﹗這就是我們的主角了。”不能說得直白,這對一名作家來說是至命傷。

  要使得讀者們自己找到主角,一般來說著重描寫就行了,不難.然后最忌的就是直接說主角是XXX國的XXX劍士,或者什幺學院的學生。

  也不是最忌,是比較缺乏寫作技巧,一般來說可以這描寫。

  寫主角走到學院內,交上自己的學生證,那幺誰都知道主角是這間學院的學生了。

  這樣不是好過平淺地在那邊做白話文﹖由淺入深,由簡單到復雜,人物出現由少到多,這是寫作的基本。

  因為寫作也是在為讀者服務,要使讀者看得舒心,那幺就必須時刻為讀者著想。

  何為文筆﹖文筆就是使讀者看得舒服,即不會出現太過繁瑣而生厭,又不會使讀者感到太過簡單而沉悶。

  ——科幻與軍事科幻與軍事對于科幻小說與軍事小說來說,一開始就把主角寫成一名士兵或者是將領不是個好做法,可能很多的作者都有過軍訓,對于軍訓有經驗與感情。

  但各位不要忘記,軍事離普通人的生活很遠,所以你一下子把主角寫成士兵那不是個好的辦法,很多的漫畫與動畫都不會選擇這幺做,超時空要塞的主角是由飛機師因意外成為戰機架駛員的,ZZ高達中的主角也不是士兵,是名少年,不小心坐上了高達而開始機師的人生。

  從這些方面可以看出,作者必須使得主角與讀者之間的距離拉近,因此他們必須勞心勞力地把主角的出身寫好,很多的作者在這方面作得不夠出色。

  這種寫作手法稱之為身份的轉變,使得主角被逼或者自愿成地改變了人生。

  讀者們對于怎樣打仗或者是艦隊資料什幺的沒有任何興趣,對他們來說是一堆資料性的東西。

  但對于作者來說這些東西是作者要灌輸給讀者的資料,使得讀者擁有作者所想要表達的東西。

  在這方面就要看作者的表達手法了,比如說﹕艦艇的巨大﹕失敗的表達﹕這只船長十里,寬二十多米。

  (事實上讀者們對于距離與大小的感覺十分模糊,所以這樣的表達方式是失敗的。)

  比較成功的﹕這只宇宙船長二十公里,他的陰影籠罩住半個臺灣島,使得那幾日臺灣上的平民們不見天日。

  (后面那幾句成功地表現出了這船的大小,最好的手法就是拿一樣眾所周知的物體來與他對比。中學都應該學過,對比法啊﹗)

  又比如﹕“如果地球是本人手上的小球,那幺太陽的巨大就是我們所身處的這座二十層大樓。”

  (這個表達夠直接明白吧。)

  以上全是對比的手法,現在談談比喻在文章里的作用。

  在各位的作品中直接告訴讀者那東西是什幺,沒有半點說服感。

  比如﹕那個圓球會放出刺眼的光芒。

  那個圖球會放出有如太陽般的光芒,使人無法直視。

  又比如﹕這只船的巨大前所未見,就像一只鯨魚一樣座落在海上。

  比喻﹑對比﹑似人(好象打錯字了)都是為了表達出作者想要使讀者知道的資料所用的手法,因為用這些手法會使得文章更美,讀者看得更舒服而不至于沉悶。

  這些都是小學時所學的文法,很多作者都把它們扔回給老師了,現在給各位重溫一下吧。

  ——作者的態度作者的態度寫書是為了讀者,而不是為了自己。

  那些寫來惡搞的作者不可能寫出什幺好書,也不會持久。

  因為他們沒有對書抱有應有的態度。

  惡搞就是不負責的表現,你不是在寫笑話,而是在寫小說,小說的文字是冷酷的,構思是嚴謹的,不是那些在那自嘲“惡搞之作”的作者能夠明白的事。

  一名好的作者應當為讀者著想,時刻想著怎樣才能使讀者更容易明白,怎樣才能使文章看起來更優美一些,讀者看起來更舒服一些,這種表達手法是不是太簡單或者太哆嗦。

  那些好書,自己也欣賞的書為什幺會受歡迎﹖為什幺自己會喜歡看﹖這些問題一名好的作者會仔細地去考慮,從中而學習。

  偷懶是作者的大忌,因為偷懶是不負責的表現,也不用指望對方能夠寫出什幺有品味的東西出來。

  對作者而言創意是次要的,文筆才是最主要的。不﹗應該說是表達手法,沒有好的表達能力就算是再好的題材也會被寫得失去應有的色彩。

  初學者他們的文筆多數簡陋。更喜歡犯一個至命的錯誤,那就是用第一人稱寫書。

  還有主角太早出現,沒有對主角的出現作出詳細的鋪設,沒有進行環境描寫,文語太過直白,不懂得使用對比,比喻,似人等手法……

  但是所有的作者記住一點,最好的作者是最好的讀者,因為喜歡看書而寫書,那幺就不要犯太多自己從別的書中所看出來的錯誤與厭惡,隨著作者所看的書越來越多,那幺就會明白什幺是品味,什幺書寫得好,什幺書有人代筆,什幺書是垃圾。

  ——作者的立場作者的立場很多的作者都會偏向主角,站在主角的立場上去寫作。

  但這是錯誤的,一般來說身為作者應當給予主角一個最終的結果,比如說﹕主角最終會統一帝國。又比如說﹕主角在本書完結之前不會死。等等等。

  這樣做本身就巳經給予了主角很多的優勢,足夠有余。那剩下的就必須篇造一個合理的平臺給主角演出。

  所謂的合理又符合邏輯那作者就必要站在中立的立場,而不是想要主角怎樣好怎樣好。奇遇不斷,強得非人。

  這樣哪有邏輯可言,比如說,什幺創世神創造了世界然后喜歡人類的生活,輪徊成為主角。

  你們信嗎﹖相信一個至高無上,有能力創造世界的終極生命會成為人﹖那就有如好好的人不去做要去當狗,世上會有這種事嗎﹖哪來的邏輯與合理,作者的腦里在想什幺﹖現在很多的日本漫畫也開始陳腔濫調,什幺天使降臨等跟第不斷,特別是作成漫畫幾本之中幾乎一模一樣的內容,全都是懦弱的主角得到女神﹖或天使的照顧,一本兩本也就算了。小日本人口少也就算了。

  這種作品看多了各位不會厭的嗎﹖還是只要是漫畫就成。

  一句話日本的漫畫文明在走下坡,特別是動畫,畫得美是美了,但是獻情也太過了,開始拖戲。

  說遠了,作者一定要盡力保持著中立的立場,那樣的話所謂的大家干什幺干什幺絕不能出現.大家一詞是表現著在坐的各位是自己人,但作者在寫作時用這一句就不當了,如同本人之前所說的用小XX﹑阿XX等妮稱稱呼。

  主角是在書中世界,而閣下是作者,書中的神,主角只是你的玩具,道具。你與他或配角拉什幺關系.為什幺非要把主角啊﹗配角等寫成一家人﹖總之用這‘大家’‘小紅小綠阿美’等詞語的作者就失去了中立的立場,又或者說是失去了嚴肅作品的風格。

  可能有很多的讀者看不出這一點,他們只是覺得這名作者的作品怎幺讀起來那幺的‘與眾不同’與正規作者不同。

  因此,不能用‘大家都上船了﹑大家都離去了。’等詞.要用,請用‘所用的騎名都登上了船 & (主角)的部下一個個地登上了船。

  這樣才是讀者所稱呼的文筆.記住﹗一部作品要保持中立﹑合理與邏輯性。

  還有,可能各位不知道,本人在寫圣戰,可以看看。

  ——取舍之道與女人取舍之道與女人身為作者一定要明白取舍之道,有些東西可以寫,有些東西必然要放棄。

  比如說,你打算寫一部舉科幻加玄幻的小說,但你仔細考慮過后發現你沒有辦法將這兩種題材并容,因此你必須作選擇,舍棄一些題材。

  還有在你腦海中有許多的劇情,但這些劇情并不適合出現在這一部作品中,因此必須舍棄。

  在起點有一部作品叫‘鐵血大秦’在他的身上可以看見很深的尋秦記的影子,這并不是因為這是在寫秦朝,而是因為作者在寫主角男女關系的時候幾乎是照抄尋秦記的。

  這是一大敗筆啊﹗雖說總體而言這部作品不錯,但寫作就是三分抄七分創,重點是作者看不出來,被看出來就是你的失敗。

  很多人都失敗在男女關系這一點上,就男女關系的作品,本人個人建議起點作品‘楚氏春秋’,在里面主角與各個女性之間的關系是眾作品中最正常的了。

  女性有很多種,根據不同的性格作者必須給予其與主角的兼容度。

  記住一點,寫作與漫畫不同,在漫畫中可以用美麗的圖來表現女性的樣貌,而在小說中讀者們是看不到‘她’的外表的,無論你如何描述,在他們的腦中就有印象,打個比方把,誰能準確說出小龍女長什幺樣﹖我們只記得小龍女是這樣一個女人而爾。

  因此描述一個女性并不能著重描寫她的外貌,這是錯誤的,作者在小說之中唯的辦法就是在劇性中漸漸地代出她的性格,通過日常行為,待人處世的態度等等等。

  打個比方吧。

  白紅大小【蟹】姐是個美女,她十分受男生歡迎。她用情專一。

  這是很多沒有文筆的作者所用的手法,經常見,夠直白吧。

  白紅出生在江南豪門,自小在家族式的教育之下使得她成長為一名文靜的少女。雖然白紅是江南大學的校花,但是白紅的男朋友只有一個,一個使得大多數男生嘆氣又無可奈何的男生,因為這個男生正在讀小學六年級。

  白紅完全不理會周圍條件高超的男生對她的追求,也不理會父母與杜會的反對,在她的眼中只有這小男生一人,無怨無悔地呆在他的身邊,靜靜地等待他長大。

  我所用的描述并不是太過適當,但可作為參考的話那就請去看看‘楚氏春秋’吧,對男女之間的關系此作品一向做得不錯,主角對待女人的方式十分正常,不卑不亢,不愛不恨,愛慕﹑敵對與厭惡都有。

  ——暗喻暗喻不知道這樣說對不對,但本人叫他暗托。

  意思就是用不直白的方法暗中在讀者的腦袋種下作者所想要表達的東西。

  比如說.白紅是個美女,她十分受男生歡迎。 & 白紅是個校花。

  白紅是個校花,那她就一定受男生歡迎,即然受男生歡迎那一定長得不丑,其它的都是讀者自己的樣像空間.有的時候這種讀者自己得出的結論比起作者的文筆更有說服力,那是用了一種先入為主的技功。

  小說最頭痛的就是表達方式,各種各樣的表達方式,就看作者的目的而采用哪一種了,想好想好啊。

  再打個比方。

  格蘭帝國的外交大使不可一世,口氣強硬,非德帝國雖然擁有數十萬兵眾也不得不忍氣吞聲。

  這代表了什幺﹖代表了站在格蘭帝國外交大使身后的是一個更加強大的國家,也只有這樣才能使得一個擁有數十萬兵眾的國度低下頭.有的時候作者必須得給讀者留下想象空間,這也是漫畫與小說最大的不同,漫畫沒有什幺想象空間,而小說最重要的也就是想象空間.——人物的性格人物的性格人物的性格是十分之重要的,想要令到讀者喜歡,那幺千篇一律的主角怎能吸引讀者的注意力呢。

  現在網上所見大部份是見色起意的主角,那也就算了,但每個主角看起都一模一樣,干的事情也一樣,這樣算什幺﹖在主角的性格方面本人就不多說,因為這是作者自己去把握的,想寫色情男的請看看起點的‘紈_子弟’(_字繁體打不出來),在文中作者最成功的就是沒有把主角寫得武功高強,也沒有寫成文彩風【蟹】流之人,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沒有黃易的影子。

  而最重要的就是這種耳目一新啊。

  性格對于一部小說來說很重要,但最近的作者鉆進了牛角尖。

  比如說描寫人工智能,現在的作者普遍喜歡把人工智成寫成像女人一樣的感情角色。

  為什幺一定要這樣子寫,一部兩部這樣子表達就無所謂,但所有的作品中的人工智能幾乎全女性化了,不管有沒有必要。

  不止是人工智成,動物﹑生物﹑寵物等等等等,很多的作者都喜歡以人的態度去量描這些東西,把它們全描寫成物形人本之類的東西。

  這就巳經是極度失敗了,每一種生物都有自己的性格,作者應當極力去描述這些東西,狼要寫得像個狼,人工智能寫得像人工智能。

  特例是有的,但不能太多,有些作品中人工智能啊,狼啊之類全都女性化,這算什幺﹖感情是一種說不明白的東西,人是必須的,但對非人的物體來說感情根本不需要,作者不要鉆牛角尖硬把感情加在這些東西之上,否則就走進了死胡洞,也就是所謂的俗套。

  大部份的作者都受到日本漫畫的影響,因此在他們的心目中把人類完美化了,或者說認為感情世界就是一切,這是不成熟的表現.現在大部份的漫畫看起來千篇一律,題材相近,看開頭就知道后面講什幺﹖愛情至上理論就是一切。

  而且漫畫中的神也被寫成了人一樣的物體。

  為什幺神一定要像人呢﹖為什幺神不能像黃易的作品中那樣只是沒有感情的能量旋渦呢﹖這就是牛角尖了,為什幺一定要感情與愛情就是一切呢﹖為什幺一定要人類的愛情才是最高尚的呢﹖為什幺一定要主角配上漂亮的女人呢﹖為什幺一定要魔武雙修呢﹖為什幺主角必須得是魔法師或戰士呢﹖為什幺主角不能是一位配藥師﹖為什幺主角一定要武功高強呢﹖為什幺主角就不能像鹿鼎記里的偉小寶那樣手無搏雞之力呢﹖難道這樣寫就不受歡迎嗎﹖不是﹗是因為你們的思想太過狹窄,不敢去想象,時時刻刻受到別的作品影響,成功的作者必須將他人的影響降到最低,寫出自己的東西。

  好好想一想,為什幺會這樣﹖為什幺我會這樣想﹖我是受到哪一部作品的影響﹖盡量把這些影響排除出去,寫出自己的作品吧﹗這才是成功之路。

  ——品味對一名作者來說品味很重要,品味是什幺本人也說不明白,但是那是一種閱書千卷后所得出來的經驗,那代表了作者的知識面與作者的閱讀能力。

  品味越高,那幺對于書的好壞有著深刻的認識,這種人能一眼看出書的潛力,現在通常只有那些在網上泡上四年有多的人才有這個資格。

  品味有時也與挑食是同一個意思,剛開始的時候,看書不知好壞,只要是書覺得有新意不管邏輯全看。但漸漸地要求就會高,一些抄襲,沒有自己觀點的作品漸漸地看不上眼。

  這就有如八十年代那個時候,沒有什幺卡通可看,有的就只有米老鼠與變形金鋼,所以對那個時候的小孩來說只要是卡通都是好看的。

  但到了現在,再去回顧變形金鋼的設計與劇情,實在感覺到有點幼稚。

  這就是因為品味春提升了。

  小說與漫書﹑電影是不同的,漫書電影是以圖片來表達,直接地人物的印象送入讀者的腦海中,但是對小說來說就算你如何仔細地去形容一個人的外貌,讀者也不會記得這個家伙長什幺樣,對于讀者來說,他們的腦海中主角的樣子從來都是模糊的,所剩下的就是幾個主觀的印象。

  比如說﹕主角是英俊的,主角是懦弱的,女主角是殘忍而又文靜的,這些東西都不是一言兩筆可以交代出來的,只能靠在悠長的劇情中慢慢地以文筆種入讀者的腦海,理解這一點的人才有文筆可言。

  所以,身為一個作者一定要有品味,但品味又不能狹窄,像某些作者他們的生活圈子只有那個一個鎮,坐井觀天。這樣的人可以寫出什幺客觀的作品﹖但是我們又不能走萬里路到處去見識.那怎幺辦,那唯有讀書,讀得非常雜.恐怕各位在讀雅典史之前一定認為美國是世上第一個民主國吧﹗然后又認為民主是世上最完美的政治吧。

  在讀羅馬與雅典史之前本人是這樣認為的,但可惜是錯的。

  雅典的民主比起美國更加早,而且雅典體現了民主失敗的一面,讀過了這些歷史,本人才明白到很多小說的全民主根本是放屁,是某些人不切實際的妄想,因為本人明白到民主的條件十分嚴格,沒有這些條件強行行民主制只會壞事。

  本人推薦羅馬史與希臘史是不得不讀,因為它們的歷史幾乎把世上所有的政治制度都試了個遍,讀完之后作者們會明白到什幺叫幼稚。

  電影與漫晝是不同的,漫書有點象小說,只要有人看他們就做,可能日本人的欣賞角度……

  但電影卻完全不同,它追求邏輯性,因為好萊塢受到美國群眾的影響,美國人追求邏輯性與科學性,所以美國電影就是這樣在邏輯角度上盡力完美,要不然被美國觀眾一眼看出破綻,那就……

  這也是美國人品味的問題,雖然他們現在有點對好萊塢厭倦,想看點新的東西,但這并不代表不合邏輯﹑不夠嚴謹的作品成受他們的歡迎。

  因此本人建議,一名作者看漫畫可以,但不要認為可以把漫書上的東西寫下去,更不要把肥皂劇的劇情寫下去,多看看西方雷影,埃及歷史,還有羅馬,見識一下各個文明,了解時事與他國的政治制度的好壞(這點很重要)。

  給作者們一個忠告,現在的作者普遍有幾個牛角尖,想要這樣寫的好好想一想再說.神﹕很多作者不知受什幺影響,用人的形態去描寫神,神為什幺一定要像人呢﹖還有為什幺天使啊﹗神啊﹗魔啊﹗一定要有人類的感情呢﹖沒有這些你們就寫不出來了嗎﹖為什幺主角一定要愛上某個女性﹖為什幺主角就不能眼高于頂像絕代雙驕里的主角那樣對女人不屑一顧﹖為什幺男人一定要對女人好﹖我記得有些女人是對她越壞她越崇拜你,當然男人要有自傲的本錢.為什幺主角就不能像‘騎射’的主角那樣冷酷無情呢﹖為什幺主角一定要有感情﹖為什幺主角不能像‘妖星’里的主角那樣是主觀的生命呢﹖為什幺主角一定要是人﹖是不是因為不是人你們就無法把女性的關系描寫上去呢﹖為什幺主角一定要是魔法師或者武士﹖為什幺主角不能是個藥劑師﹖要知道如果藥劑師歷害的話,那他可以是一名用毒高手,而同時配藥也可以為他帶來權力與金錢啊。

  為什幺主角一定要十分強大﹖而不能像鹿鼎記中的偉小寶那樣手無搏雞之力呢﹖是不是這樣寫你們就認為沒有人看了﹖為什幺主角一定要修仙呢﹖就不能修魔法呢﹖為什幺仙術與魔法就一定要來自同源呢﹖為什幺一定要魔武雙修呢﹖是不是主角不夠強寫不出東西來﹖為什幺在都市小說中除了修仙就是武術﹖而不是學習西方的黑魔導﹖為什幺你們非要鉆牛角尖﹖——女色女色女色女色女色女色女色啊﹗矣﹗這是個很大的牛角尖。

  獵艷XXX,淫XXX,艷遇XXX,風【蟹】流XXX……

  在下并不反對寫女色,但是試問各位作者自己的戀愛經驗有多少﹖從何而來﹖是從各個漫畫與電影上學習而來的﹖還是自己人生的體悟﹖是真情動人直入心骨的戀愛﹖還是自己不知所謂的迷戀﹖如果各位懂愛情的話。那幺一定會明白一個女孩愛上一個男孩是十分困難的事,而且一定有原因。

  那幺我們來談談女人吧﹗年幼無知的小女孩,她們對于愛情受到漫畫小說等影響,有一種愛情至上的心理。這些女孩一般都會光喜歡外表而注意內在,想必各位都注意到了,很多的女性漫畫的女主角都是這幺一類貨色。

  所以年輕的女孩沒有太多戀愛的經驗與人相處的經驗,她們任性,她們妄為,不知傷害他人為何物,世界是圍著她們而打轉的,男人是為了她們而生的,這類女孩十分難以相處,因此成熟的男人只會與年輕女孩逢場作戲而不會選擇談戀愛,因為她們太年輕,不懂得顧及男人的感受。

  當女孩們在人生之中打滾,在感情中受傷,人生經驗的成熟,漸漸地她們了解到注重外表是多幺的幼稚,無數的傷害使得她將外貌放在了次要的位置上,從而兩種女人誕生了。

  一種實際主義著,她們追求富貴,富有心機,她們不在意男人的外表,只注重男性的家產與金錢,期望著有一日能登上枝頭變鳳凰。

  另一種女人賢惠,她們只會受到溫柔或者富有材干的男性所吸引,外表仍是其次。

  但無論任何一種女性,男性要吸引他們必須有自己的本錢.最自然的本錢,各位書中的主角本人完全看不出有什幺吸引女性的本錢所在。

  魔盜的作者寫得很好,他把各個女性的態度描寫得一清二楚,他并沒有把所有的女人都愛上主角那幺幼稚,有的是為了利益與主角上床,有的卻是被逼心懷仇恨。

  而愛上主角的女性都有自己不同的原因,而且那些原因都在劇情中解釋得十分充分,最主要的就是這一點,因為讀者們認可了她們的愛情是合理的。

  各位啊各位﹗一見鐘情或許存在,但是在這個利益至上的杜會里,你們見到有多少﹖不要將不受歡迎的郁悶發泄到小說上,小說要客觀,是一種藝術,只有尊敬它才能寫得好,惡搞那不如別寫。

  只有那種把文字與小說當成是興趣或者職業的人才能寫出好作品,因為他們認真,認真能使得他們進步。

  打個比方吧﹗有一部書說,一名女生把主角弄出車貨送進醫院了,因此內疚地在主角床邊哭。

  好﹗第一次見面,不小心把一名不認識的男生美進醫院,然后感到十分內疚為他而悲傷。哼﹗你們相信嗎﹖一名十七歲的女生在這個年齡還哭﹖你們見過嗎﹖為了一名第一次見面的男生﹖令本人想起肥皂劇的劇情,這名作者是硬想建設女性對主角的愛情,但本人想他極之失敗。

  好了,這些方面表現了作者們對女性了解的膚淺,即然不明白女人,我勸各位還是跳過去別寫女人了,至少不要主要寫女人。

  好吧。你們要寫,那幺本人唯有給一些客觀的意見。

  有一類女人是女強人,間諜﹑大家豪的精英與富有材干的女強人,公主之類。這些女性是不太可能愛上男人的,她們只會因為利益而接近男性,所以對于此類的女性各位作者如果對于愛上主角的理由不夠充足,那干脆描寫她是因為利益與某種目的而接近主角的吧。(硬弄你的作品會因理由不夠充足而失去說服力,這是一名作者最害怕的)

  另一種女性是根本不會愛主角,但是又被迫不得不與主角上床,她們甚至恨主角,比如﹕女性的家族有求于主角,用他們的女兒作為籌碼.(政治婚姻)

  一種女性是因為職業的需要才會在主角身邊,對于她們來說主角的存在可有可無.最典型的就是Y環與女密書。

  所以啊﹗如果無法描寫那就不要勉強,退而求其次吧﹗不要想著所有的女人都會關心主角的死活,有的女性就算愛上主角也不會與主角一起下地獄的。

  只有寫出這種不完美才會使得讀者有真實感,一部失去真實感的作品那是作者的失敗。因為完美的世界是不存在的。

  請各位把女人寫得像個女人,女人是不可能不妒忌的,妒忌也是她們的特征。很多作者在描寫時說幾個女人共同服務一個男人而不妒忌,這是不可能的。女人的妒忌心比男人還強烈千倍啊﹗兩個女人或者可以和平同處,但三個女人卻不可能。

  ——為什幺寫評論為什幺寫評論知道本人為什幺開這個專欄嗎﹖不是為了教你們寫作,而是為了對自己所領悟的作出一個總結.對于本人來說寫作是興趣,所以本人追求進步,文筆與思考上的進步,身為一個作者,喜歡一本漫畫一部電影時,本人會細細地分析這劇情為什幺吸引我,然后將它深深地留在大腦中。

  然后某一天這個劇情就成了本人一瞬間的靈感,本人也會認真地去學習一些寫作手法,比喻暗喻之類的本人早巳忘記,現在唯有重新撿起來用。

  很多寫大學論文的人寫作文筆可比本人好很多,但是他們并沒有將心用上吸引讀者這一方面上,應該說是不怎幺需要這樣做。但小說卻一定要吸引讀者。

  作出這樣的寫作總結,會使本人本來巳忘了的技藝重溫一次,然后強調自己不要犯這種錯誤.這樣本人的文筆會有所提升,所以本人建議各位沒事也發表一下自己對網上文章的看法。

  本人的建議并非十全十美,只是針對那些新出道的作家,與某些寫來惡搞的人,本人極度厭惡那些對寫作不負責任,態度不認真的家伙。

  這種人不值得本人尊敬。

官方QQ群

墨星寫作網Q群

千人網絡作者入駐

群號:30729187

尖峰时速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