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星寫作網LOGO

  • 墨星寫作
  • 詩詞庫
  • 漢語詞典
  • 在線文庫
  • 百度
  • 微信
  • 360
  • google
  • 百科
  • 在線翻譯

分類小說素材庫

打斗描寫 取材于《變種》第24章

素材錄入:墨星 素材來源:網絡 入庫時間:2009/7/14 21:02:30 對 1773 個作者有用

拉帕維奇在受到邵業這梨花暴雨般的攻擊后,意念也隨著有了些薄弱。其實,不管是等級多高的異能者,他的異能都不能頻繁使用。就像飲水機里的水,用一點就少一點,當然,如果能靜下心來緩解的話,那異能也會隨之得到補充。如果異能者遭受到重創,他的異能也會隨之削弱。而現在拉帕維奇的意念薄弱也正是因為他受到了邵業那一通亂拳的重創。但是,畢竟拉帕維奇也是高級異能者,現在的他還不至于到那種使不出異能的狀態,只是這異能的釋放需要些時間而已。

 

只見他緊緊皺著雙眉,額頭也散發出些許汗珠。他正在極力的聚集自己的意念,以圖能控制林珊周圍的空氣分子。

 

也就在這時,邵業卻微微動了下手指,漸漸的,一下,兩下。。。雖然全身都被拉帕維奇那恐怖的空氣分子炸裂搞的傷痕累累,但他似乎卻感覺不到疼痛。奮力的睜開眼,和林珊對視了一眼,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他沒有死,是的,他沒有死。

 

此時的邵業漸漸有了感知。雖然剛才拉帕維奇的一擊實在迅猛,將邵業的全身各處幾乎全部炸傷。但他此刻卻沒感覺到痛苦,相反,身體內好象有一種變化,那感覺,就好象和自己當初剛剛領悟氣流控制異能時差不多,但也有些許出入。

 

漸漸的,邵業覺得一股又一股神秘的力量從自己的胸口散發,涌向了身體各處。那股神秘的力量掠過每一處,就感覺到一陣說不出的暢快。力量充斥著大腦,漸漸的,邵業的神智也開始清晰,就連那雙眼睛也開始變的有神了起來。

 

邵業不明白這是怎么一回事,但他心里知道,自己是十七號實驗體,說不定這就是基因異變,或者細胞分裂等等高科技的東西吧。

 

邵業只能感覺到身體的變化,但他卻看不到,此時他體內的各個細胞正在一個接一個的發生著裂變,一個變兩個,兩個變四個。而且細胞的能力并沒有因為一分二,二分四的分化而削弱,相反,這些細胞反倒會自主進化一般,一個細胞裂變成兩個,不光數量發生了改變,就連質量也都發生了巨變。它們,再自主進化。

 

當然,這一切邵業并不知道。細胞一個接一個的分裂著,而他的基因排序也發生著變化。

 

這時候,另人驚奇的一幕發生了。邵業的感覺從腳底開始,漸漸的,感覺到腳底有寫異樣,那種感覺有點癢,就好象是傷口在愈合。起初這種感覺還很小,但很快,這種感覺從腳底一下次躥便全身。

 

邵業不禁看了一眼,只見自己全身都在爆皮,無論是那些被炸傷的地方,還是沒有受到傷害的地方,皮膚全都爆開了,一層層的脫落下來。那樣子就好象蛇在蛻皮一般,脫落下來的皮膚失去了水分,有些發干。

 

不一會兒,邵業的全身“蛻皮”完成,一層健康的皮膚突現出來。而此時的邵業感覺全身充滿了力氣,此時的他哪還有一點受過傷的痕跡,從頭到腳,除了那破爛的衣服外,哪哪都是完好無損。

 

而邵業換上這層新的皮膚后,漸漸的竟感覺到皮膚好象會呼吸一般,感受周圍空氣的運作。對,是空氣,而不是氣流。邵業十分肯定,緩緩的站起身,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完好如初。

 

就在邵業慶幸自己重獲新生的同時,拉帕維奇似乎也養足了精神,意念逐漸的集中,“有些人做錯了事就必須要付出代價,你懂嗎?小朋友?”只見他牽動了下眉角,小朋友三個字也被他加了重音。

 

林珊此時的身體依然還很虛弱,但卻始終保持著那一臉甜美的微笑。

 

“真不明白現在你怎么還笑的出來?難道是臨死前的做作?”拉帕維奇根本不把林珊放在眼里,反而有些討厭眼前這個小丫頭。要說拉帕維奇這個人還是很記仇的,圓瞪的雙目死死的盯著林珊,“空氣。。分子。。爆炸。。。”

 

陡然間,拉帕維奇那原本瞪著的雙目仿佛又瞪大了一圈。大喝一聲:“死吧。。。”也就在此時,邵業似乎感覺到了林珊周圍的空氣運作,那些空氣分子在漸漸的匯集能量,而且能量越聚越多。也就這一瞬間,邵業沖林珊猛的揮出一掌,緊接著深吸了一口氣,化掌為拳砸向了拉帕維奇的背后。

 

“撲。。。。。”

 

這一掌的目的并不是要把林珊怎么樣,而是要借著掌間對空氣的感應催動空氣流動,將林珊推向一側。只見林珊身邊好象刮過一陣風,連帶著頭發和衣服都向一側飄去,緊接著,她整個人也被橫著“吹”了出去,這途中,林珊并未有任何損傷,更沒有跌倒。她就好象被一團輕柔的力量包圍著,“抱”向了另一個地方。

 

隨著林珊的移位,她原來的位置緊接著便傳出一陣“噼里啪啦”的空氣分子炸裂的聲音。拉帕維奇看著空蕩蕩的爆炸區,哪還見得林珊的影子,心中頓時涌起一股莫名的驚慌。但還容不得他細想,只聽“嘭”的一聲,后背好象被一記重錘掠過,頓時,拉帕維奇一個趔趄,緊接著就被甩出了兩三米之遠。

 

摸了摸后背的傷處,拉帕維奇嘴角顫抖著,整張臉似乎都被疼痛折磨的開始有些變形。強忍著疼痛站起身,當他看到邵業的那一剎那,他的表情僵住了,“怎么。。怎么可能?你。。你沒死?”

 

“我活的很好。”邵業扶起身邊的林珊,關切道:“沒事吧?”

 

林珊搖了搖頭,身體的虛脫讓她已經說不出話來了,此時的她還能站在這就是一個奇跡了。只見她雙目浸滿了淚水,咽了口唾沫,似乎在潤嗓子,“我。。。我預感。。。你。。不會死。。”聲音很輕,氣息也極其微弱。聽的邵業的心簡直都要碎了。

 

“別說了,別說了。”邵業用手指壓住那已經發干的嘴唇,不知怎的,眼角竟落下一滴眼淚。

 

“哼。。既然沒死,那我就再成全你一次吧。”拉帕維奇不愧是高級異能者,邵業的重生似乎又激起了他的斗志,現在的他仿佛一個久戰不疲的戰神一般。

 

集中意念,感應邵業周圍的空氣,催發空氣分子聚集能量,一系列的精神意念過后,拉帕維奇再次高喝一聲:“死吧。。空氣分子炸裂。。”

 

邵業也有些輕敵,他本以為拉帕維奇經過這么長時間的惡戰,不會再有這么大的異能了。但結果卻告訴邵業,拉帕維奇這次的異能似乎比前幾次更加的迅猛,好象是越戰越猛一般,而他那一臉的疲憊似乎也跟著消失不見了。

 

來不及思索,邵業隱隱都能感覺到自己周圍的空氣分子正在集聚能量,他知道,用不了多久自己就會再次被炸傷。

 

怎么辦?怎么辦?邵業表面鎮定,心內卻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突然,他似乎感覺到了空氣的感應,這感覺和剛才自己趴在地上,身體漸漸康復時的感應差不多,是空氣的感應,而不是氣流。

 

說時遲,那時快。邵業一把摟緊林珊,轉而背過身,用自己的后背對著拉帕維奇,催動那感受著房間內所有空氣的意念,就在感覺周圍的空氣分子聚集的能量已經達到爆炸的臨界點時,他低喃一聲:“空氣轉換。。。”

 

“噼里啪啦。。。。”拉帕維奇看著眼前的一幕,驚訝的瞪大了雙眼。明明設定好的爆炸區域,此時卻在原區域的一米外爆炸了。而邵業和林珊二人似乎根本沒受到這次爆炸影響,二人靜靜的站在原地。

 

“空。。空氣控制異能?”拉帕維奇驚愕地看著背對著自己的邵業,“你。。你進化了?”

 

慢幽幽的轉過身,雖然把爆炸移到了一米外,但爆炸所迸發的火星卻還是傷到了自己的后背,但好象身體現在能夠自動愈合一般,剛剛被燙傷的地方轉而又換上一層新的皮膚。

 

“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邵業深深的吸了口氣,仿佛是在嗅空氣的味道。

 

“該死。”拉帕維奇對邵業的這種傲慢極為反感,雙目直直的注視著他,腦中閃過一行又一行數據:異能分析,邵業,單一人體天生異能者,擁有異能,空氣控制,本體再生,隱藏異能。。未知。異能等級分析,空氣控制異能 S級臨界點,本體再生異能 B級。

 

得到這些數據的拉帕維奇不禁暗吸了口涼氣,重新打量著邵業。暗暗感嘆:沒想到這小子在這么短的時間內竟然進化了?但好象十七號實驗體應該沒這么強悍啊。拉帕維奇皺著眉頭。

 

邵業很不喜歡現在這種氣氛,好象自己在拉帕維奇面前就是個透明人一般。他可以輕易的看穿自己的異能,而自己對對方卻一無所知。

 

雖然感慨邵業的異能等級進化之快,由原來的A級氣流控制直接進化為空氣控制,而且異能等級也達到了S級的臨界點。所謂的臨界點其實就是還差一點點就會達到這一等級,換句話說就是現在邵業的空氣控制異能等級依然為A級,但是,它卻可以被劃分到S級的地步了,因為他就還差那么一點點就可以突破S級的限制了。這就是臨界點。

 

盡管這樣,拉帕維奇還是心有不甘,哼了一聲,我堂堂裁決社的高層,絕不會栽到一個毛頭小子的手里。現在的邵業,在拉帕維奇心中,也的確就是一個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想到這,拉帕維奇心下一狠,再次聚集意念。。。

 

“看看究竟是你的空氣控制快,還是我的空氣分子炸裂快。。”說著,拉帕維奇大喝了一聲,仿佛是在給自己鼓勁一般,“我要把你炸成粉碎。”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邵業抽身向一側退去,一方面攬著林珊,用身體將其擋住,惟恐這無形的空氣分子會傷到她一樣。一方面則催動意念,以便再來一次空氣的互換。

 

二人就這樣,你追我跑,你跑我打。來來回回折騰了數十回合,邵業的額頭早已滲出汗珠。雖然他的空氣控制異能等級已經到了S級的臨界點,但怎奈拉帕維奇的異能等級似乎要比他高出許多,盡管東躲西藏,甚至還抽空來幾次空氣互換位移,但那眾多無形的空氣分子卻是他所顧及不到的。漸漸的,他的身上也都出現了大大小小的炸傷,雖然有本體再生異能幫助修復,但一次又一次的修復幾乎都快要耗盡了體內的異能一般,隨著體力和異能的流失,邵業漸漸的感覺到了疲憊。

 

而拉帕維奇這一方也不好受,一次又一次的空氣分子炸裂,僅僅只能傷到對方一點皮肉。更可氣的是對方還有本體再生,本來可以將傷口拉大,但碰到本體再生這種異能,拉帕維奇也算是無奈了。剛剛炸開邵業一道傷口,沒用多久,又奇跡般的修復上。一而再,再而三,空氣分子炸裂對邵業的傷害也就只有那么一點點。

 

拉帕維奇也越發的感覺到體內異能的流失,他知道,此時不宜再戰。他心里也明白,這次的目的就是為了引十六號實驗體出來,而依他現在的狀況,十六號實驗體來了,自己能不能活著離開這恐怕都是個問題了。

 

想到這,拉帕維奇再次催動意念,這次仿佛拼盡了全身僅剩的那一點點力量。手臂暴露的青筋清晰可見,看樣子拉帕維奇這次也算是拼了。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嘭。。”

 

雖然邵業盡力將身邊這一片躍躍欲試的不安分的空氣分子移到一旁,但可能因為這次的空氣分子炸裂能量有點過大了。剛被移到一旁傳出幾聲“噼里啪啦”的脆響后,緊接著又是“嘭”的一聲悶響。

 

爆炸卷起的氣浪沖邵業襲來,邵業急忙揮手轉身護住林珊,以后背承受著滾滾氣浪。

 

“通。。”

氣浪的力量實在太大,竟將邵業撲倒在地。頓時,邵業便感覺后背一陣火辣辣的疼痛,看了眼身下的林珊,長舒了口氣,擠出一個微笑:“還好你沒事。”

 

林珊聽完這話,心內一暖。但現在虛弱的身體已經不允許她再說話了。

 

忍著后背的疼痛,站起身。剛想對拉帕維奇剛才這拼死一搏施展報復,但此時房間內哪還找的到拉帕維奇的影子。

 

“該死。。”邵業知道,那家伙肯定是趁剛才的爆炸逃跑了。

 

異能漸漸的流失。。邵業此時一放松下來,頓感全身酸痛,雖然有本體再生的異能,但好像它也有些力不從心了。

 

漸漸的,邵業坐到了地上,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林珊則像只小貓似的,安靜的依偎在他的身旁。

 

二人就這樣,安靜的坐著,誰都沒有說話。而他們卻不知道,此時的屋頂之上,正趴著一人。此人一席幽雅的白色禮服,頭上帶了一頂夸張的白色禮帽。此人趴在黑漆漆的屋頂上,很是扎眼。

 

“看樣子我還真沒看錯這小子。”扶了扶頭上那頂夸張的白色禮帽,站起身,眼睛出神的看著遠處的道路。

 

路上有一人在奔跑,遠遠看去好象有點狼狽,不用說,那人正是拉帕維奇。而那白色禮帽男,想必大家應該也猜到了,他就是——湯姆維克什斯。

 

湯姆整了整衣服,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縱身越下了屋頂。。。。。。。

官方QQ群

墨星寫作網Q群

千人網絡作者入駐

群號:30729187

尖峰时速APP 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2020后的赚钱专业 同城麻将有作弊软件吗 秒速飞艇计划 体球即时比分网 什么手游能打金赚钱吗 排列五技巧规律和口诀 四川熊猫麻将外挂2018 北京pk赛车7码计划软件 彩1彩票首页 上海时时彩计划 如何用扑克牌玩麻将 新快3游戏下载 极速快3开奖历史 快三怎么倍投最合适 pk10开奖视频搜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