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墨星全新改版

  • 墨星寫作
  • 詩詞庫
  • 百度
  • 360
  • google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寫作素材/資料 > 整篇素材集錦 > 小說原創采集 > 素材詳情

分類小說素材庫

透魂香

素材錄入:墨星 素材來源:網絡 入庫時間:2009/5/24 1:20:59 對 1920 個作者有用

 

 

透魂香不是刻意的報復,只是對欺騙的饋贈。不傷的徹骨是不會玉石俱焚,是女人內心情感城堡安全的最后防御。

 

 

刀起刀落,寒光乍起,紅云舞動,頭顱滿地.

 

"回去告訴你的主子,若想活命,就別再擾亂忘懷谷的清凈!"冷冰冰的聲音敲擊在唯一存活的小卒子心中.如黛青絲,粉面桃花,如霞紅衣,蓋世傾城的曼妙佳人,轉瞬見讓數十人喪命.

 

十里桃花,風驟起,花雨紛飛,香氣蘊蘊.摘了朵桃花吃了,穿過桃花瘴地.

 

推開門,一股暖意撲面而來,簾卷幔帳,沉香繚繞,榻上有人在休息,“娘,無雙來看您了,”輕撓娘,娘是在假寐,“我的雙兒,一個月不見,長的越發出落了”,“娘......”跪在地上,“孩兒不孝,不能天天在娘身邊陪娘.”“傻孩子,你一個月來一次,娘就知足了,你幫你爹打理山莊的生意,這樣已經很難得了.”

 

“娘,回家吧,我和爹好惦記你,”“雙兒,為娘只想終老在忘懷谷,娘的仇家太多,出了谷,娘就自身難保,還會連累到你和你爹,我不希望你們因為我而受到傷害.”

 

"娘,你若有個三長兩短,我和爹回一輩子內疚的,沒有你,我們活著有什么意義.""傻孩子,在谷里娘是再安全不過了,這輩子,終究是娘對不起你和你爹,沒有盡到一個母親和妻子的責任",柔柔雙眸被霧氣淹沒,淚滾落,梨花帶雨便是如此,無雙呆呆的望著母親,怪不得爹對娘的離開從來沒有埋怨過,娘的容顏是無法抗拒的.

 

母親那么柔弱,不會舞刀弄劍,怎么會有仇人?這是無雙這二十年來最大的疑問,帶著疑問離開了忘懷谷.

 

送走無雙,返身進了屋.無風,縵紗動.“你來了?”“是.”寧文遠從紗縵后出來,靜靜的望著林若痕,二十年如一日,從第一次相見到現在心跳如故.芙蓉帳內,風起云涌,春潮暗生,燕鶯呢喃.

 

“夫人,你清減許多,”寧文遠輕輕撫摩妻子的面頰,這張臉的主人是自己一生心系所在,“別再熬制透魂香了,累壞了身子我會心疼,”“我不能讓雙兒成為第二個我,她的容貌帶給她禍端是遲早的事,她若動了情,必定會受到傷害,縱然不能杜絕但要讓她自保.”“夫人,過慮了,我對女兒的訓練你是知道的,五歲殺雞,七歲屠牛,九歲生取豹膽,十五殺人上百,現在她的殘酷無情讓江湖人聞風喪膽,沒有人會傷到她,更別說動情傷心.”林若痕輕笑,還是那么自信,你怎么明白呢,女人一動情,脆弱的什么都可以傷害她.“雖然你這樣做了,但是我還是很后怕,我讓她從小服用透魂香就是一防萬一,不到不得已透魂香是傷不到她的。”

 

想起無雙看自己的眼神,林若痕心里一緊,那溫柔的眼眸那里有什么殘忍.“文遠,別讓雙兒穿那身嗜血衣,那會害慘她的.”“恩”,寧文遠在迷迷糊糊中應聲.

 

 

回到山莊父親又不在,“小姐,該喝藥了。”侍女茉煙把藥放在云月桌上,屋里靜悄悄的,不多言語,不小心的措詞回讓自己萬劫不復。一飲而盡,苦的連心,說是透魂香,吃了二十多年,卻從未發現其芳香。

 

茉煙收拾了碗要走,“茉煙,這世上有你刻骨銘心喜歡的人嗎?”柔軟輕語,茉煙愣怔在門口,懷疑自己的耳朵,自己伺候小姐許多年從未聽見她這么溫柔的說話,轉過頭,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臉的迷茫,以往的冷漠消失無余,此刻像一個無知的小姑娘。

 

“呃?”“下去吧。”

 

“哎”悠長綿遠的嘆息,茉煙有些不適叢。

 

無雙莫名的煩躁,,身上的嗜血衣在作祟。嗜血衣,慘烈妖艷的紅,仿佛要滴出血來。嗜血衣是寧文遠以一百顆夜明珠跟一個西域瘋僧換來的,用獨特藥材浸泡了很多年,發出的味道引導人好斗,善搏。最主要是嗜血,從十八歲開始,無雙幾乎是天天不離身。

 

“小姐,有客人來了,莊主請你過去。”是莊主房里的沉玉。

 

茉煙卷起幔帳,又是一個好天氣,天光云影,愜意悠然。

 

頭好疼,昨晚又是同樣的夢,落英漫舞,刀劍翻飛,血雨瓢潑,無盡的殺戮,一柄長劍刺入了自己的胸膛,撕心裂肺的痛,那張臉始終是模糊的,每次從他的冷笑中醒來,醒來良久都覺得那把真的在自己胸膛里出入過。

 

無劍山莊,凡是進莊之人不得佩劍,強行佩劍進入,便被莊主寧文遠以快刀斬回,武林中人常以身犯險,前往試刀,久而久之,寧文遠讓女兒替自己擋客,寧無雙用羅剎雙刀解下了很多人的佩劍,同時也留下了他們的右手拇指,終身不得使劍。

 

到了大堂,無雙不由一驚,客人不在,但是桌上擱著一柄長劍,緊步上前,寧文遠坦然自若,看樣子是沒事,“無雙,又有活要干了,有位客人想把這柄飛龍劍送到江南沈家。”無雙拔劍出鞘,龍吟不絕,“好劍,酬金是什么?”“千年紅蓮種子!你娘的荷塘里缺的就是這紅蓮。”

 

天下間的奇花異草幾乎全被寧文遠搜羅到忘懷谷里,無雙見怪不怪了,上個月為了一株素心蘭父親差點身陷百蟒窟,不過依舊樂此不疲。

 

江南沈家,以劍立足與江湖,俠譽盛名,自己這次去兇多吉少,恐怕要被解下佩刀和手了,不過千年紅蓮的種子確實很誘人。

 

“小姐舉手投足間的瀟灑是男人也沒有的,那種氣魄,不怒而威,若是男人則是天下第一美男子,昨天看見她的悵然,我發現小姐除了霸氣還有柔情。”茉煙托著腮,回想昨夜的情形,“得了得了,前些日子還說小姐冷的不近人情。”沉玉俏皮的把水撩到茉煙身上,兩個人打打鬧鬧,“撲通”茉煙掉進了水里。

 

提著濕漉漉的裙子往回趕,“茉煙”,無雙身上的披風已在茉煙身上,“小心著涼!”呆呆的佇立著,直到沉玉喊她才回過神來。

 

茉煙在恍惚中過了一下午,走路的時候腳底下不知道所從,端藥的時候,差點把藥打翻,嘴角一直輕扯笑容。把披風仔細的用熏香熏了又熏。沉玉打趣,就一件披風把你激動的,不過也是,小姐從來沒有關心過任何人。

 

 

無雙和茉煙一同去了江南,茉煙從來是不離無雙身邊。

 

茉煙是寧文遠在七年前從江南買回來的丫頭。燕京繁華,人海攘攘,但沒有江南的如黛青山,詩畫湖泊。茉煙去購辦生活用品,無雙任意漫步,煙雨蒙蒙,細雨撲面,輕柔至極。傘下的人兒綺羅繡娟,曼妙通透。無雙一身紅衣,走到那里都如一團火。

 

屋舍間是河,集市間也是河,到處是水,湖河的天地。行走在這么多水間,暈眩襲上心頭,腦中突然空白,“小心”,回過神來,自己游離在湖邊差點掉下去,驀然發現自己在溫軟懷中,揮臂掙脫。

 

白衣青履,氣度翩翩,“多謝相救。”怎么這么熟悉,看著他的眼睛,無雙脫口而出,“我們見過?”

 

“聽姑娘口音是北方人,在下久居江南,從未到過北方。相必姑娘是初次到江南,所以談不上相見。”“告辭”。被注視的心中出現從未有過的不自在,抽身而走。

 

入夜,又是同樣的夢,在忘懷谷里,母親和父親相繼中劍,自己無能為力,絕望的看著面前的男人把劍刺向自己,始終想看清楚他的臉,但是從來沒有看到過。

 

“小姐,小姐,醒醒。”睜開眼,茉煙焦慮的看著無雙。汗漓落,浸濕了被褥。“你去睡吧,我沒事。”

 

實在睡不著,翻身下床,推開門,茉煙蜷縮在門口睡著了,抱到自己床上,每次自己做了惡夢,茉煙就守在門口,怕再做惡夢。

 

來江南的這段時間,這已經是第三撥人來找無雙報仇,對付這些人無雙很少出刀。聽到慘叫聲,樓頂上的茉煙被幾個人圍攻處于下風,身上劍傷累累。寒光出鞘,劍紛紛落地,因為都已經沒有了右手,騰身接住跌落下來的茉煙,“只是想要他們的劍而已,傷了你,手也一并取來了。”

 

換掉嗜血衣,無雙呆呆的望著鏡子里的自己,這一刻自己的裝梳與娘十分的相似,和娘一樣婉約,一樣柔媚。

 

“茉煙,今天我去沈家,若三個時辰后不見我出來,你就來給我收尸,相信沈家不會為難你一個下人。”

 

“小姐,你怎么不佩刀?”茉煙急得臉頰通紅,眼淚在眶中打轉。“我不帶佩刀,是不想讓他們有理由挑釁我。沈家雖然是明事達禮,但我廢了那么多劍客的手,相來不會讓我輕松回來,”明明是個圈套,以送劍為機會和借口,想讓沈家置自己與死地,想想紅蓮種子還是來了。

 

沈家,沈豫州不相信的看著眼前的人,知道會長的相似,但沒想到竟然如此神似,眉梢也有顆飄搖痣。知道寧無雙殘酷無情,嗜血成性,卻還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弟弟托她送劍來,就是為了取她性命,飛龍劍不偏不倚指向無雙喉嚨,“知道會送命還來?”

 

“我想為我娘拿回千年紅蓮種子。”

 

“命都沒有了,還要它嗎?”

 

“不錯。”沒有猶豫,沒有彷徨,干脆利落的刺痛了沈豫州。天下的什么都要讓林若痕占全了。“若命和種子都要留下呢?”

 

“怎么可能,命可以留下,種子卻不可能!”紅影閃動,檀中穴被物抵住,是狼毫,在筆筒里的狼毫此刻在無雙手里,緊緊直逼沈豫州。筆和刀一樣寒意橫生。

 

從沈家出來,覺得額頭有汗珠滾落,老遠,茉煙奔來,抱著無雙又哭又笑,“小姐,我以為你再也回不來了。”

 

 

 

 

無雙不知不覺間來到湖畔,湖面上有一艘畫舫,從里面傳出笛聲,悠揚繞湖。“姑娘又見面了”。

 

無雙莞爾,“可否一起游湖?”無雙把手搭到上官天翎遞來的手上。上了畫舫。

 

水光瀲滟,山色空蒙,上官天翎癡癡的看著無雙,無雙臉飛上云霞。

 

無雙和上官天翎留戀在荷塘里畫舫間,這是無雙第一次對異性動情。“無雙,你知道怎么解桃花瘴嗎?”“桃花瘴?很少有的,桃花形成瘴氣,同樣桃花解瘴毒。”

 

“我要離開些日子,你可以等我幾天嗎?”無雙輕點頭。

 

情人怨遙夜,競夕起相思。

 

一天,兩天,三天,上官天翎沒有回來,無雙才發現,多天的相處,自己除了知道他的名字,別的竟然一無所知,想去找也沒有頭緒。

 

“砰”門被撞開了,沉玉跌跌撞撞撲了進來,“小姐,莊主和夫人被困在忘懷谷里,我們的山莊被人掃平了。。。。。。”心沉入低谷,“奴婢不知道他們是怎么穿過桃花瘴地的,現在只有小姐能救夫人和莊主了。”沉玉嚶嚶哭泣,沉玉的腳血肉模糊,是日夜兼程趕來的。“茉煙,你留在這里好好照顧沉玉,我現在回燕京。”

 

“不,不要碰我,”沉玉尖叫,“小姐,她是奸細,她袖口上繡的蘭花和那些突襲山莊的人身上的一模一樣。”

 

脖間一涼,羅剎刀貼近了喉嚨,茉煙清楚的看見自己的臉映在刀面上,“說,為什么?”殺氣騰涌。

 

“二十二年前,你娘是江湖中第一美女,擅長下毒,她在武林中比武招親,死了很多人,你娘不管不顧,繼續進行,引起公憤,帶頭的是你娘最愛的上官正,其實你娘舉行比武招親是意在上官正,雖然上官正也喜歡她,但是上官正已經有了妻子,不愿拋棄妻子。眼睜睜的看著上官正把劍插入了胸口,林若痕傷心欲絕,身體里潛在的毒散發出來,玉石俱焚。沒有人幸免,所有的人在等死,我娘知道后趕去,拼盡一身功力,驅逐了我爹身上的毒,娘死了,我爹痛苦了一生,生平志愿就是除掉你娘,所以我被安排在你們家,等待契機。”

 

“等到了?就是我的不在?”血在胸腔里暗涌,茉煙閉上眼睛,淚滑落,“雖然你心懷不軌,但念在你這些年對我的照顧,我不殺你,不過,”刀起,茉煙慘叫,右手拇指在空中劃了個弧線。

 

十里桃花猶在,風過落英紛飛,殺氣彌漫,頃刻間,尸首遍野,血從刀上滴流,花瓣上凝聚著血露珠,夢里的情形再次浮現,跟現在一模一樣,嗜血衣讓無雙失去理性,又在蠢蠢欲動。

 

寧文遠身上挨了數十劍,林若痕依偎在他懷里,“該來的來了,文遠,讓你受累了。”

 

“其實我想的就是今天的場面,和你死在一起,了無牽掛。”

 

周圍數十人,手持劍虎視眈眈,“上官正?沈豫州?怎么叫你,我還以為二十二年前我會和你死在一塊,不過事實難預料,你我都沒有死。”林若痕凝視著丈夫,當年所有的人中毒后,寧文遠趕來,用嘴吸掉了林若痕的毒,施毒的人比別人中毒深,寧文遠險些喪命,最后被林若痕調理治療好了,當年活下來的就只有這三個人。

 

“我活著就是為了取你的命,”長劍指向寧文遠夫婦。寒意襲背,好濃的殺氣。心竟然顫了一下,,身邊的弟子都靜靜立著,喉嚨間很整齊的一道血痕,好快的刀。眼前的人雙眼血紅,身上的衣服滴著血,是別人的血,失去了理智。手里的刀沒有察覺已抵到了上官正胸口,“上官正?沈豫州?到底那個是你?二十多年前傷害我娘,現在又來,有我在,你就休想傷害她!”

 

“天翎,不要妄動!”上官正制止兒子,無雙轉過身,笑涌溢在嘴角,“天翎,是你,你怎么在這里?”渾然不覺上官天翎的劍指著自己,“我來拿你的命!”“什么?”“我接近你,就是為了攻破忘懷谷。”怪不得,他曾今問自己桃花瘴怎么解,是為了攻破忘懷谷,是自己害了爹娘。劍沒入胸口,好熟悉的冷笑,是夢里那個男人的冷笑,夢里看不清楚臉,現在看清了,是上官天翎,“你騙我。。。。。。”無雙癱倒在地,心碎了無痕。

 

“爹,什么味?”上官天翎問,淡淡的幽香若有似無,捕捉不到。

 

林若痕冷笑,“上官正,今天命該你父子葬命忘懷谷,怨不得誰,只怨你的兒子傷了無雙的心,我讓她從小就吃透魂香,吃了二十年,只要傷心絕望,透魂香就會自己從她身上散發出來,和我當年一樣,我想,我們都出不了忘懷谷。”沒有解藥的透魂香,沒有聞到已經中毒。

 

寧文遠抱著妻子,嗅著透魂香,合上了眼。

 

北方的雨總是呼嘯而來,瓢潑一樣。

 

“小姐,”隱約聽見哭叫聲,是茉煙,咬破了無雙的手腕吮吸毒。透魂香并非是刻意的報復,只是對欺騙的饋贈,不傷的徹骨是不會玉石俱焚。

 

“小姐,奴婢好喜歡你,你的冷酷,你的無情,無時不刻不牽動著我的心,希望一輩子和小姐在一起,希望小姐會疼我,會愛我,小姐我沒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茉煙輕撫著無雙的臉,淚肆意奔流,嘴唇青紫,毒已經到心臟了,“只希望小姐活著,好好的活著。”

 

雨后的忘懷谷格外清新,泛著淡淡的青草味。

 

無雙緊抱著茉煙,傻丫頭,我不是叫你走的嗎?你怎么還來。。。。。。

 

風起。桃花漫舞,桃花快謝了 。

官方QQ群

墨星寫作網Q群

千人網絡作者入駐

群號:30729187

尖峰时速APP